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从西游开始的诸天副本 > 第188章 计引小蝴蝶!周家藏大妖(求月票)
 
周不平永远忘记不了那一幕。

当初他们衙役以及郡兵共同这只狐狸大妖。

可是此妖只是用手中拐杖轻轻一甩,周围的人群便犹如割麦子般的倒下,连之柳元景柳将军,都不是这大妖的一合之敌,只是尾巴的一扫,便被其打飞了出去。

若不是有仙长高僧们与这些妖物达成了协议,再加之妖物害怕阳气威慑,恐怕围剿这头大妖的数千郡兵,全部都会化作其拐下亡魂。

“先天武者……老太太我记着你,你是当初围杀老太太我的一员。”

老狐狸就真的和一个人类的老太太一般,拄着拐杖,弓着身子,背着一只手,一双苍老且平和的狐狸眼看着周不平。

看其姿态,真的和人类老人没有什么两样了。

若不是其浑身上下的毛皮上还沾染着浓郁的血液的话。

那雪白的地面上,殷红的狐狸脚印从大门内延伸到了老狐狸的脚下。

“妖孽!”

周大平咬牙盯着老狐狸。

身后,四名年轻衙役却是齐齐吞了一口唾沫。

他们进衙门的时间尚短,是在围攻妖物之后才进来的。

也是如此,他们参加过围剿妖物的那一战,亦没有见过老狐狸,可是却也听说它的凶狠。

“妖孽?”

老狐狸身影一闪,便来到了周大平的身前。

后者吓了一跳,只来得及转头对着身后的四人喊了一声‘快跑’,随即便被老狐狸凌空捏住了喉咙:“你是在叫老太太我妈?对一个老人家这么没有礼节,果然是没有教养的武夫。”

“妖物!放开我师傅!”

一名衙役大吼一声,抽刀便砍。

老狐狸却是看都不看,只是爪子一挥,衙役的身子便少了半个。

“小五!”

其他三人被冒着热气的鲜血喷了一身,愣了片刻后,才惊恐的大叫了出来。

“快……快跑啊!”

周大平艰难的再次挤出来了声音。

跑啊!

快跑啊!

打不过的,不跑,就真的要死了……

“跑?老太太我还没有玩过瘾呢。”

老狐狸再次一挥手,又是一名衙役的脑袋忽然爆开:“老太太的最疼爱的孙儿都被伱们人族给杀害了,你们为什么要活着呢?”

“啊!”

“妖孽!去死啊!”

剩下的两人中,一个已经被吓得失了神,转身就逃,而另外一人,则是怒吼着抽刀。

可是他的刀子才刚刚抽出半截,下一秒就被老狐狸打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后,流出的血液逐渐将周围的积雪染红。

另外一名逃走的衙役也没有跑远,老狐狸只是伸手招了招,那人的身体便迅速后退,紧接着便自己用胸口撞在了老狐狸的手上。

“嗤啦!”

老狐狸将爪子从衙役的胸膛中抽了出来,随之带出来的,是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

一口将还在流血的心脏张口吞下,‘咕噜’一声,便囫囵的吞咽了下去。

老狐狸殷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人族的心脏,还是那般美味啊……”

“你……你……你该死!”

老狐狸转头看向双眸赤红的周大平:“人族的先天武者,可是一份大餐啊,你的心脏老太太吃了已经没什么用处了,不过正好我第十三个曾孙儿刚刚开了灵智,先天武者的心脏最为适合小孩子筑基的。”

话音刚落,老狐狸就准备将周大平的心脏掏出来。

可是它的爪子刚刚靠近周大平的身体,忽然眼眸猛地一缩,一双狐狸眼睛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这是……妖王庇护!?”

只见周大平的双眸泛白,在其身后,一道虚幻的粉色蝴蝶自周大平的背后缓缓展开了璀璨夺目的双翅,散发着淡淡的光辉,犹如点点的星光一般,美轮美奂。

……

“妖王……”

在不远处正在监控着老狐狸的中年僧人忽然心中一提,连忙后退。

可是下一刻,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还在原地,并没有离开!

“大师,稍等片刻。”

一道身影来到了他的身边,按住了他的肩膀,脸上浮现笑意,点头道:“贫道刚好还有些事情没有了结,现在正好要了解一二。不要惊扰了那些妖物。”

中年僧人张口欲言,可是却忽然发觉,自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身体僵硬的转过身,继续一动不动的观察着远处的景象。

前方,身后浮现粉色蝴蝶虚影的周大平,身体缓缓飞上了天空,俯视老狐狸。

老狐狸身体抖若筛糠,一张狐狸脸上满是惊恐。

再也没有了方才的乖戾嚣张了。

四肢趴在地上,恭恭敬敬的自报家门:“鳄王麾下统领,胡四娘,见过妖王……这,这是一场误会,四娘不知这人族是妖王您的餐食……”

她认为周大平是被蝴蝶妖王早早就准备的大餐。

人类武者身上气血旺盛,乃是妖物们的最爱。

周大平神色上没有丝毫表情,抬起手,缓缓朝着胡四娘压了过去。

胡四娘眼见这蝴蝶妖王还是要对自己动手的意思,咬了咬牙,连忙起身飞速后退,一边退,还一边高呼:“妖王饶命,四娘还要给鳄王大人效命……”

不知道是不是威胁起了效了。

周大平的手掌一顿,却没有继续追击,收回了手掌,而后又缓缓落在了地上。

而就在蝴蝶妖的光芒要收回去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原地。

“妖王且慢离开!”

陆尘直接喊了一声,身影出现在了周大平前方。

而在他的手中,此时正提溜着方才逃走的老狐狸的脖颈。

这老狐狸逃走的方向正巧是东林寺僧人藏身的方向,估计是故意的,想要将祸水东引。

只不过它却不知道,那东林寺僧人已经被陆尘控制了。

也是如此,老狐狸一头撞在了陆尘这面钢板上,后者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之擒拿了下来。

蝴蝶妖看到陆尘出现,身子停顿了一下,随即又控制周大平的手掌缓缓抬起。

陆尘却是轻笑道:“这位妖王,不必装腔作势了,你能吓住这头蠢狐狸,可却吓不到贫道,只不过一缕神念附体罢了,你本体若亲来,贫道或许会忌惮三分。可现在吗……贫道没有恶意。”

听到陆尘已经看破了它,控制着周大平身体的蝴蝶妖不动作了,泛白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陆尘。

虽然看不出它的表情到底是什么,可猜也能够猜到,肯定十分忌惮陆尘的。

“怎么,妖王不想与贫道交流?”

陆尘丰神玉立,姿态淡然,没有丝毫要出手的意思:“妖王可以放心,周大平与贫道亦是好友关系,你既然护持了周大平,贫道自不会对你动手。”

蝴蝶妖沉默了半响,就在陆尘有些不耐的时候,才控制着周大平开口道:“首先,我不是什么妖王,只是一个普通妖族,其次,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想要与妖王认识一下。”

见到蝴蝶妖愿意交流,虽然还隔着周大平,却也表明自己的态度了:“贫道如尘道人,阁下如何称呼?还有,阁下乃是元神大妖,周兄虽然是先天武者,可也无法承载阁下的元神太长时间,这会对他魂魄真灵造成影响,让其寿命减少。”

“啊!?会这样吗?抱歉,我不知道……”

蝴蝶妖好似十分慌乱,闻言不再控制周大平,周大平双眸中的白目消失,随即闭眼倒在了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是因为被大妖附体,魂魄与肉身都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消耗了太多精力所致,只要睡一觉,再修养一段时间便会好过来。

而蝴蝶妖这一次因为紧张,所以是用自己的声音说出的话,故而说到半截就不再说话了。

陆尘听着蝴蝶妖那犹如小女孩般的声音,心中却也已然有数了。

蝴蝶妖,还是一只粉色大蝴蝶……这可让陆尘太好奇了。

心中想着,陆尘稽首道:“多谢阁下。”

散发着粉色光辉的蝴蝶妖在空中缓缓飘荡,整理了一番思绪后才道:“你是故意引我出来的吧,我看到你给……周大平的符纸了,我也是现在才看出来是你的手段。”

陆尘微微一笑:“阁下见谅。阁下毕竟是妖,贫道自然也要谨慎一些,免得出现误会不是。”

说着话间,陆尘便撤销了幻术符造成的幻象。

周围的场景悄然变化了。

周大平静静的躺在雪地上,只是与方才不同的是,本应该死掉的其他四名衙役,也只是昏迷倒在地上。

丝毫没有方才被狐狸妖杀死的那副场景存在!

那只是陆尘的幻术符造成的假象,真正的情况是,老狐狸胡四娘虽然也攻击了四名衙役,可也受到了幻术符的影响,只是将四名衙役打晕了过去而已。

胡四娘吞下的心脏,也只是幻术符造成的幻象。

五感六识全部被陆尘的幻术符所欺骗产生的错觉罢了。

蝴蝶妖见状,便开口道:“你也不要‘阁下’‘阁下’的叫我了,我没有名字,不过认识我的人都喊我蝴蝶,你叫我蝴蝶就好了……有人来了,我要走了。”

“好的,蝴蝶姑娘,慢走。”

陆尘点了点头。

东林寺的和尚已经将消息传出去了,他也感觉到了几股气息从太守府的方向朝着此地赶来。

和尚给道士传过去消息?

也是有趣。

不过,上清派的人也不知道长点脑子,这很明显就是东林寺的人在挑拨上清派与妖族之间的关系。

看着蝴蝶妖化作一团粉色光芒消失无踪,陆尘也不着急。

这蝴蝶妖……可跑不了他的手掌心!

看着蝴蝶妖元神气息消失的方向,陆尘已然心中有数了。

随即转身伸手一点,周大平五人的身体飞起,随着陆尘的身影远去消失不见。

不多时后,王灵期率领着三名弟子来到了这里。

首先入目的,便是高门大户之中那血腥的场景。

“师傅,东林寺的贼秃驴说是贼人杀的人。”一名弟子开口道。

王灵期看着眉头紧蹙,冷哼道:“贼人?好一个贼人,谁家贼人会用狐狸杀人!”

那狐狸骚味盖都盖不住,很明显是鳄王手下的那头骚狐狸做下的案子。

随即,他的目光便看向了不远处的东林寺僧人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不解:“给本座下了套还不跑?”

他心中有些奇怪,到了此时,他哪里不知晓这是东林寺故意下的套。

人命案子一出,那肯定都是太守府的锅。

他现在和太守府联手,自然要过来看一看,只要过来,那就落套了。

想到这里,王灵期身影一闪,便来到了中年僧人身旁。

后者正躺在屋顶上呼呼大睡,王灵期随手一点,中年僧人便缓缓张开双眸。

当看到王灵期的身影后,一个激灵便困意全消了,神色骇然无比。

“哼!看来,你们东林寺也是被人给下套了。”

王灵期冷哼一声,心中升起了一股爽感。

黄雀捕蝉,螳螂在后!

虽然他是那只蝉,可是有螳螂在后面算计了黄雀的东林寺,王灵期心中也是有几分爽感的。

这些贼秃,就应该让他们受罪!

“反正有人给本座背黑锅,那本座也就不墨迹了。”

王灵期不给中年人说话的机会,手指再次一点,点在了中年僧人的眉心处,瞬间后者便双眸无神了起来。

不多时后,王灵期收回了手指,中年僧人也一头重新栽倒在了雪地上。

只不过这一次与上一次却不同,这中年僧人不再是呼呼大睡了,而是俨然没有了呼吸了。

“慧宝,你可真是好狠的手段啊,连自己的门人都要设下禁制后手。”

王灵期口中咒骂着东林寺方丈慧宝。

他刚才准备用搜魂术搜集中年僧人所知晓的信息,可不料想,却触及了东林寺在其神魂中留下的禁制。

以至于中年僧人瞬间被禁制摧毁了神魂,一命呜呼过去了。

当下王灵期毫不迟疑,打出一团灵火将中年僧人烧成了一片黑灰,随即传令三名弟子,立即撤退。

中年僧人身死道消,必然会惊动东林寺方面,这个时候不走,难不成还要留在这里等着被人抓现形吗?

……

另外一边,陆尘将周大平五人的身影放在了不远处的一间酒楼的无人单间里面,免得五人被冻死后,便重新回到了清风巷。

将昏迷的胡四娘扔到了二层小楼上面的阵法之中后陆尘便重新出了门。

来到了周家门口,上前,敲响了门扉。

“碰碰碰!”

“谁啊?来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不多时,穿着臃肿的周招娣便打开了门。

“呀!陆……陆大叔?”

周招娣看到陆尘,缩了缩脖子。

那个感觉,像是看到了什么害怕的人一样,眼神都有些飘忽,因为紧张,头顶处都冒出了几滴冷汗。

陆尘看着周招娣的表情,微微一笑:“怎么了,招娣,不欢迎贫道吗?”

“啊……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呵呵……”周招娣笑容僵硬。

“招娣,是陆道长来了吗?”

里面传来了周大嫂的声音。

陆尘却笑了笑,提高了一些音量道:“是啊!嫂子,是我,修尘。”

“哎呀,我正在做饭,道长先去屋里面坐着,我家那口子巡逻也快回来了,我就说,这下着雪还出去巡什么,他非不听……。”

周大嫂从厨房里面伸出了头招呼着:“唉!招娣!愣着干什么呢,还不快去给道长倒茶!”

“呵呵,茶水就不用了,贫道方才在路上也看到周兄了,这不等他下值之后与其喝上几杯,酒菜什么的,贫道都已经带好了,嫂子不用做太多。”

说着,陆尘还提了提从安置了周大平几人的酒楼里面顺来的菜品。

“哎呀!道长这就太客气了……您先喝口茶,我这就好。”

说着,周大嫂又进了厨房。

陆尘则是直接走进了周家。

身后的周招娣动作有些僵硬,神色紧张万分,眼神飘忽着看向周围。

语气极为小声的喊道:“小蝴蝶,小蝴蝶……怎么办,怎么办,鬼进我家里面来了……”

而就在这时,陆尘却忽然转头,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周招娣,语气低沉中带着些沙哑道:“丫头,你在和谁说话吗?”

陆尘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天上本就不多的阳光,将周招娣整个人都笼罩在了阴影里面。

瞬间周招娣浑身的汗毛丝丝竖立,吓得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呼吸都不由得一阵停滞,脸上的肌肉无比僵硬的扯动了两下:“没……没谁,我说……对,我说陆大叔您先进屋,我去给你拿茶水。”

说完,双腿就好似抹了油一样,迅速绕过陆尘迅速朝着偏房跑了过去。

陆尘看着周招娣的身影,嘴角微微一勾,随后又看了看周围。

墙壁上,大门上,窗户上,都贴有当初自己送给周招娣的符纸。

“果然就是在周家,只是竟然不在,去哪里了?”

陆尘心中暗道:“怪不得我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妖气,原来是被自己的符纸给挡住了。”

陆尘也是一阵无奈。

他送给周招娣的符纸,可以隔绝内外。

外可以阻挡妖魔鬼怪的侵入,内可以屏蔽气息。

自己出关之后,也没有仔细探查过周家的情况,只是感受到了自己符纸的气息练成了一体,也就认为周家没有妖魔鬼怪的进入。

这一次若不是那蝴蝶妖为了保护周大平而现身,他还犹如刚开始以为的那样一样,以为周大平真的是被妖物给标记了呢。

却是也没有想过,这头妖物,就是在周家之内藏身。

周大平与之相处了至少几个月的时间,身上的妖气波动自然十分剧烈。

陆尘感受着周家浓烈的妖气,心头顿了顿,这些妖气虽然没有伤害周家一家人的意思,可是与妖物生活的时间长了,妖气会自然而然的侵蚀人身里面。

为何人妖、人仙、人鬼之恋,在修行者看来都是大忌。

因为妖魔鬼怪仙之类的力量,完全不是普通凡人能够承受的。

犹如神仙佛之气,还好说一些,若是不过量,对人身没有坏处,只有好处。

可是妖魔鬼怪就不同了,它们的力量本就是阴性力量居多,对于生人的阳气会造成极大的损伤。

普通人沾染一丝鬼气,就会出现晚上做噩梦的场景,严重者,可能还会出现恐怖幻觉。

而沾染的妖气多了,也会造成妖气侵染人类肉身,出现异变的可能性。

这也是为何天底下会有那么多的降妖除魔之士了——只要在人类出现的地方,就会斩妖除魔,不管妖魔的本性是好是坏。

因为不管他们心性如何,可他们自身所拥有的力量,就会对普通人族造成危害。

这也是为何周招娣会穿的犹如一只企鹅一样。

本来天气就十分冷,在住在阴性力量更多的大妖身边,那只会更冷!

陆尘轻轻挥挥手,一缕纯阳气飞出,瞬息间,周围浓郁的妖气便被纯阳气清扫一空。

周围的寒风都好似减弱了三分,空气都好似更鲜艳了一样。

“唉,咋还感觉有些热呢?”

正在厨房烧火的周大嫂摸了摸头,有些奇怪的嘀咕着。

以往做饭的时候她还感觉冷呢。

“奇怪。”

周大嫂也只是在心中想了想,可却没有多想。

而另外一边的偏房之内,周招娣却看着唯一的一面没有贴上符纸,还洞开着的窗户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

“小蝴蝶啊,小蝴蝶,你咋这个时候出去了呢?鬼都来我家了啊……”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