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书生有种 > 861 陈可瑶 别抓我我只是一个小丫鬟
 
书生有种861 陈可瑶:别抓我,我只是一个小丫鬟!

“你们先回去吧。”

苏贤挥了挥手,对院子中的丫鬟们吩咐道。

“是!”

丫鬟们转身离开后,苏贤低眸,看着陈可瑶,迟疑一瞬,最终让开房门:“你先进来吧。”

陈可瑶欢呼雀跃。

待她进屋后,苏贤将脑袋探出屋外,左右看了一眼,见四下无人,方才将屋门关上,转身看着她那身丫鬟打扮,问道:

“公主殿下,你这是在做什么?”

“本宫来伺候苏哥哥洗漱啊。”陈可瑶扬了扬手里的干毛巾,一脸理所应当。

“我已经洗漱过了。”

“啊?那……那本宫就伺候苏哥哥更衣吧!”

陈可瑶丢下手里的干毛巾,蹦跳着走到苏贤身前一尺处站定。

她暂未乱动,只拿一双圆熘熘的大眼扫描着苏贤的衣服,小手琢磨着,跃跃欲试。

“干什么?!”

苏贤两眼一瞪,随即语气一软,道:

“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是南陈的小公主,无论是陈帝还是你姐,都将你奉为掌上明珠!身份十分尊贵。”

“你向来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你以公主的尊贵身份为我更衣,万一……把我的衣服弄坏了怎么办?”

“……”

陈可瑶大眼一鼓,紧握着小粉拳,一幅信心十足的模样,道:

“苏哥哥你就放心吧,瑶瑶什么都会,而且瑶瑶现在不是公主,是伺候苏哥哥洗漱更衣的小丫鬟。”

苏贤摇了摇头,转身走向卧榻,需要换的衣服早已放在榻上,他准备自己动手。

同时,他朝后面摆手道:

“你还是算了吧,待会儿你姐应该就要来了,你还是先回去吧,以免被发现,然后教训你。”

“她没资格教训我!”

陈可瑶十分气愤,二话不说,直接冲了上去,从后面紧紧抱住苏贤。

她像是一只八爪鱼般,手脚并用,直接挂在了苏贤身上,喊道:“苏哥哥你就让瑶瑶试试吧……”

“你给我下来!”

“我偏不……”

“……”

两人在房内闹腾之际,谁不曾想,陈可妍居然到了。

话说陈可妍更完了衣,便带着剑儿、碧儿两个丫鬟,穿过弥漫的层层浓雾,来邀请苏贤共进早膳。

刚走到苏贤门前,忽闻得里面传出苏贤的声音:

“……别扯我衣服,下来!”

什么?

扯……扯衣服?

陈可妍、碧儿、剑儿三主仆脚步一顿,当即愣在屋前。

刚才那是苏贤的声音,而且说的还是那种话,三主仆不禁都在心中猜测,苏贤究竟在屋内干什么?

莫不是有人勾引苏贤不成……陈可妍心中蹦出这个念头。

仔细一想,似乎很有可能啊。

毕竟,苏贤既年轻,又有本事,长得还十分俊美,面对这样的男子,许多女人就像那扑火的飞蛾般,主动勾引不是什么怪事。

“嘘!”

陈可妍面色微变之余,对剑儿与碧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待两个丫鬟点头后,她再一步一步走到苏贤屋门前,趴在门缝上往内一看――

简直辣眼睛!

里面果然有个不知羞的女人,居然爬到了苏贤的身上,死死缠着人家,任凭苏贤如何挣扎都不能摆脱!

贱女人!

令她气愤的是,那贱女人因挂在苏贤后背,而苏贤又面对着房门,导致她没能看清那贱女人的样貌……

略一沉吟后,陈可妍朝后面招了招手,剑儿与碧儿赶忙走了过来。

陈可妍吩咐道:

“待会儿我们一起破门而入,

活捉里间那个贱女人……本宫惭愧啊,府中居然有这种丫鬟,实在丢脸!”

两个丫鬟都点了点头,剑儿说道:“居然敢勾引苏公子,简直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

碧儿也同仇敌忾:“公主请放心,对付这种贱人不需公主亲自动手,交给奴婢即可。”

陈可妍沉着面色,极力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对两个丫鬟点了点头,转身一掌就拍在紧闭的房门上。

那房门本已拉上门栓,但陈可妍乃练武之人,那门栓直接从中间断为两截,卡察一声响,房门洞开。

“贱人,还不快快住手!”

陈可妍当先冲进屋内。

此时,苏贤依旧面对着房门的方向,正把手伸到背后去“摘”那个贱人,乍见陈可妍破门而入,苏贤一时愣住。

陈可妍心头又怒又觉得荒唐,苏贤住在她的府中,她都还没对苏贤“下手”呢,结果竟让其他人抢了先……

“贱人,还不束手待擒更待何时!”

剑儿、碧儿紧随而入,她们两个自然知道自家公主喜欢苏贤,结果竟发生了这样的事,她们也感到气愤难平。

不过,她们两个刚刚进屋,就见跑在前面的陈可妍不知为何居然停下了脚步,身体似乎还……剧烈一震?

公主这是怎么了?

竟被“情敌”刺激成这样!

两个丫鬟心中万分疑惑。

她们对视一眼,眼神坚定,都准备好帮公主“撑腰”――打倒情敌,夺回苏公子!

然而,前面的陈可妍忽然转身,面对她们两个,面色复杂、震惊又古怪,还很黑,说不上是什么表情。

“公主……”剑儿与碧儿万分心疼,她们心中想道:公主啊,你应该勇敢坚强的与情敌争斗,而不是退缩。

“你们先出去。”

陈可妍面色依旧复杂,一手拉住剑儿,一手拽住碧儿,像赶鸭子似的将她们赶出门外,最后砰的一声关上屋门。

什么情况?

两个丫鬟面面相觑,不是说好一起活捉那个贱人的吗?为何将她们两个赶出来?

……

屋内。

陈可妍关上房门后,并未急于转身,而是面色黑如锅底的酝酿情绪,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胞妹陈可瑶一顿。

没错,她方才正是因为发现,纠缠苏贤的那个贱女人,居然是她的宝贝妹妹陈可瑶后,为了维护陈可瑶的名声,她才将剑儿与碧儿赶出门外。

原来那个贱女人竟是她的胞妹!

陈可妍差点吐血,心头既愤怒又郁闷,她一直都防着胞妹与苏贤呢,可结果……诶!没想到两人竟如此亲密了!

她酝酿了许久的情绪,终于慢慢转身,她暗暗下了很大的决定,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陈可瑶一顿方可!

然而,等她转身后,表情却是勐地一滞,直接傻眼,目瞪口呆,长长的眉梢狠狠一挑,一幅难以置信的表情。

她看见了什么?

原来,房间的窗户已被推开,陈可瑶一脚蹲在窗台上面,另一脚悬空,两手扶着窗户两边的框,正准备跃窗而逃。

苏贤站在旁边,躬着腰,一手扶着陈可瑶的肩头,一手抓着陈可瑶悬空的那只腿,正用力往上推。

这是想逃?

陈可妍目瞪口呆之余,视线一滑,落在陈可瑶悬空的那只腿上,苏贤的手……放在那里合适吗?

“糟糕,被发现了,快点跳下去!”

苏贤回眸,注意到了陈可妍的表情,于是出声催促,同时用力将陈可瑶悬空的腿完全送上窗台。

“不要发现我,不要发现我,我只是一个小丫鬟……”

陈可瑶的声音都在打颤,可见吓得不轻,她整个人都跃上窗台后,用力往下一跳。

窗台其实不高,陈可瑶跳下去后一点事也没有,她回头看了一眼,跳着脚拔腿就跑,简直就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

“你给我站住!”

陈可妍终于回过神来,爆喝一声,快步奔到窗户前,莲足在地上用力一蹬,身轻如燕,眼见就要飞出窗外。

苏贤吓了一跳,当下顾不得许多,直接拦腰抱住陈可妍的腰肢,用自己的体重将她稳稳拖住,任凭陈可妍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砰!

将窗户彻底关上后,苏贤终于松了口气。

陈可妍见状,明白这次是捉不住陈可瑶了,便回头一瞪,怒道:

“你们干的好事!”

“什么好事?”

苏贤一脸无辜与茫然,反问道:“你说方才那个小丫鬟啊,她是来给我更衣的,结果被你硬生生吓跑了……”

陈可妍气乐了,道:“还不承认?瑶瑶不是待在她的府中吗?为何跑到了你这里,还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瑶瑶?”

苏贤一脸茫然,歪着头想了半天,终于想明白“瑶瑶”是谁,笑道:

“你是说越国公主陈可瑶啊,我没见着她,方才被你吓走的小丫鬟,只是一个小丫鬟罢了,没见人家一幅丫鬟的打扮么?”

“你……”陈可妍面色一黑,她万万没想到,苏贤居然来个死不承认。

“别你你我我的了。”

苏贤依旧抱着她的腰肢,此刻又抱紧了一些,嘴巴凑到陈可妍耳边,耳鬓厮磨,低沉着声音说道:

“那小丫鬟已被你赶走,可我的衣服才只穿了一半,剩下的就交给你吧。”

陈可妍娇躯一颤,异样的情愫在心中快速升起。

苏贤那低沉的声音就在耳畔,狠狠撩拨着她的心湖,荡起丝丝涟漪,导致她竟将方才之事忘到了爪哇国。

“好!”

陈可妍笑着答应,转身取过苏贤的衣服,温柔得像个新婚小娇妻,仔仔细细给苏贤更着衣。

苏贤心中十分得意,暗道:

“看来,我也足以称之为‘情圣’,只需略施手段,方才还愤怒不已的陈可妍就化为了绕指柔,诶,我真厉害!”

“……”

然而,一会儿后,陈可妍忽然面带愠怒,抱怨道:

“公子越来越偏心了,有什么好东西都躲着奴家,可是,这天下间对公子最好的人就是奴家了……”

“我又怎么偏心了?”

苏贤略显无语,不知陈可妍又在搞什么名堂,方才还温柔无限呢,结果眨眼之间就变了脸。

老话说得好,女人心海底针,着实令人捉摸不透。

陈可妍更衣的动作一停,道:

“公子还说不偏心,那个什么香皂、肥皂,最近在南陈狂揽金银无数,据说是大梁那个贱女人的生意。”

“呃……”苏贤无话可说。

陈可妍翻了个白眼,继续为苏贤更衣,只不过动作没有方才那般温柔,嗔道:

“那个贱女人哪里懂得这些?奴家猜测得不错的话,香皂与肥皂这等奇物,一定出自公子之手吧?”

苏贤摸了摸鼻子:“那是什么东西?我没听过。”

陈可妍又翻了个白眼,粉拳轻轻锤了苏贤一下,笑道:

“香皂与肥皂在南陈已掀起巨大的波澜,更不用说大梁,公子竟说没听说,可见是在撒谎。”

苏贤抿着嘴,不吭声。

陈可妍一幅了然的表情,紧接着她眼珠一转,忽又变得温柔起来,更衣的动作细腻如风,比新婚小娇妻还温柔。

苏贤见状,心头预感到不妙,果不其然,陈可妍夹着嗓子,开口求道:

“公子难道就忍心看着奴家被那个贱女人欺负吗?奴家也要一个新奇物事,就像‘雪盐’那样的,狠狠反击大梁那个贱人!”

“这……”

苏贤一脸为难之色。

这时,陈可妍已帮他更完了衣,uu看书但她并未离开,一双藕臂环着苏贤的脖子,微微仰着头。

她那精致妍丽的俏脸上又是埋怨,又是期待,还有一丝鼓励,摇晃着娇躯与手臂撒娇道:

“公子就可怜可怜奴家吧,那贱女人欺人太甚……公子都给那贱女人鼓捣香皂了,奴家也要……公子不公平!”

“好好好。”

苏贤实在不忍拒绝,陈可妍本就拥有倾城之姿,再一撒娇,反正苏贤是受不了,但也乐在其中。

陈可妍大喜不已,笑容如花般绽放,甜美而醉人,那种感觉就像是在领略一种绝世的芬芳,苏贤一时看得呆了。

忽然,陈可妍双臂用力一勾,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螓首微微一歪,似是要主动献……那啥。

苏贤心中剧烈一荡,心脏砰砰乱跳。

可是,陈可妍却错了开去,俯身凑到苏贤耳边,竟是为了说悄悄话。

苏贤心中别提多郁闷了,这时,耳边传来陈可妍的声音:“奴家要公子发誓,一定要鼓捣出一个厉害的东西,彻底击败那个贱人。”

“好好好,我答应你,不过我一时没有灵感,需要一些时间。”苏贤无奈答道。

“多谢公子。”

陈可妍藕臂一松,拉开两人间的距离,含笑的看着苏贤,明眸动人,朱唇鲜艳,苏贤暗暗耸动了一下喉咙。

“公子,这是奴家奖励给你的。”

陈可妍忽然踮起脚尖,双臂收紧,主动吻了上来……

+ 加入书签 +书生有种861 陈可瑶:别抓我,我只是一个小丫鬟!

“你们先回去吧。”

苏贤挥了挥手,对院子中的丫鬟们吩咐道。

“是!”

丫鬟们转身离开后,苏贤低眸,看着陈可瑶,迟疑一瞬,最终让开房门:“你先进来吧。”

陈可瑶欢呼雀跃。

待她进屋后,苏贤将脑袋探出屋外,左右看了一眼,见四下无人,方才将屋门关上,转身看着她那身丫鬟打扮,问道:

“公主殿下,你这是在做什么?”

“本宫来伺候苏哥哥洗漱啊。”陈可瑶扬了扬手里的干毛巾,一脸理所应当。

“我已经洗漱过了。”

“啊?那……那本宫就伺候苏哥哥更衣吧!”

陈可瑶丢下手里的干毛巾,蹦跳着走到苏贤身前一尺处站定。

她暂未乱动,只拿一双圆熘熘的大眼扫描着苏贤的衣服,小手琢磨着,跃跃欲试。

“干什么?!”

苏贤两眼一瞪,随即语气一软,道:

“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是南陈的小公主,无论是陈帝还是你姐,都将你奉为掌上明珠!身份十分尊贵。”

“你向来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你以公主的尊贵身份为我更衣,万一……把我的衣服弄坏了怎么办?”

“……”

陈可瑶大眼一鼓,紧握着小粉拳,一幅信心十足的模样,道:

“苏哥哥你就放心吧,瑶瑶什么都会,而且瑶瑶现在不是公主,是伺候苏哥哥洗漱更衣的小丫鬟。”

苏贤摇了摇头,转身走向卧榻,需要换的衣服早已放在榻上,他准备自己动手。

同时,他朝后面摆手道:

“你还是算了吧,待会儿你姐应该就要来了,你还是先回去吧,以免被发现,然后教训你。”

“她没资格教训我!”

陈可瑶十分气愤,二话不说,直接冲了上去,从后面紧紧抱住苏贤。

她像是一只八爪鱼般,手脚并用,直接挂在了苏贤身上,喊道:“苏哥哥你就让瑶瑶试试吧……”

“你给我下来!”

“我偏不……”

“……”

两人在房内闹腾之际,谁不曾想,陈可妍居然到了。

话说陈可妍更完了衣,便带着剑儿、碧儿两个丫鬟,穿过弥漫的层层浓雾,来邀请苏贤共进早膳。

刚走到苏贤门前,忽闻得里面传出苏贤的声音:

“……别扯我衣服,下来!”

什么?

扯……扯衣服?

陈可妍、碧儿、剑儿三主仆脚步一顿,当即愣在屋前。

刚才那是苏贤的声音,而且说的还是那种话,三主仆不禁都在心中猜测,苏贤究竟在屋内干什么?

莫不是有人勾引苏贤不成……陈可妍心中蹦出这个念头。

仔细一想,似乎很有可能啊。

毕竟,苏贤既年轻,又有本事,长得还十分俊美,面对这样的男子,许多女人就像那扑火的飞蛾般,主动勾引不是什么怪事。

“嘘!”

陈可妍面色微变之余,对剑儿与碧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待两个丫鬟点头后,她再一步一步走到苏贤屋门前,趴在门缝上往内一看――

简直辣眼睛!

里面果然有个不知羞的女人,居然爬到了苏贤的身上,死死缠着人家,任凭苏贤如何挣扎都不能摆脱!

贱女人!

令她气愤的是,那贱女人因挂在苏贤后背,而苏贤又面对着房门,导致她没能看清那贱女人的样貌……

略一沉吟后,陈可妍朝后面招了招手,剑儿与碧儿赶忙走了过来。

陈可妍吩咐道:

“待会儿我们一起破门而入,

活捉里间那个贱女人……本宫惭愧啊,府中居然有这种丫鬟,实在丢脸!”

两个丫鬟都点了点头,剑儿说道:“居然敢勾引苏公子,简直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

碧儿也同仇敌忾:“公主请放心,对付这种贱人不需公主亲自动手,交给奴婢即可。”

陈可妍沉着面色,极力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对两个丫鬟点了点头,转身一掌就拍在紧闭的房门上。

那房门本已拉上门栓,但陈可妍乃练武之人,那门栓直接从中间断为两截,卡察一声响,房门洞开。

“贱人,还不快快住手!”

陈可妍当先冲进屋内。

此时,苏贤依旧面对着房门的方向,正把手伸到背后去“摘”那个贱人,乍见陈可妍破门而入,苏贤一时愣住。

陈可妍心头又怒又觉得荒唐,苏贤住在她的府中,她都还没对苏贤“下手”呢,结果竟让其他人抢了先……

“贱人,还不束手待擒更待何时!”

剑儿、碧儿紧随而入,她们两个自然知道自家公主喜欢苏贤,结果竟发生了这样的事,她们也感到气愤难平。

不过,她们两个刚刚进屋,就见跑在前面的陈可妍不知为何居然停下了脚步,身体似乎还……剧烈一震?

公主这是怎么了?

竟被“情敌”刺激成这样!

两个丫鬟心中万分疑惑。

她们对视一眼,眼神坚定,都准备好帮公主“撑腰”――打倒情敌,夺回苏公子!

然而,前面的陈可妍忽然转身,面对她们两个,面色复杂、震惊又古怪,还很黑,说不上是什么表情。

“公主……”剑儿与碧儿万分心疼,她们心中想道:公主啊,你应该勇敢坚强的与情敌争斗,而不是退缩。

“你们先出去。”

陈可妍面色依旧复杂,一手拉住剑儿,一手拽住碧儿,像赶鸭子似的将她们赶出门外,最后砰的一声关上屋门。

什么情况?

两个丫鬟面面相觑,不是说好一起活捉那个贱人的吗?为何将她们两个赶出来?

……

屋内。

陈可妍关上房门后,并未急于转身,而是面色黑如锅底的酝酿情绪,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胞妹陈可瑶一顿。

没错,她方才正是因为发现,纠缠苏贤的那个贱女人,居然是她的宝贝妹妹陈可瑶后,为了维护陈可瑶的名声,她才将剑儿与碧儿赶出门外。

原来那个贱女人竟是她的胞妹!

陈可妍差点吐血,心头既愤怒又郁闷,她一直都防着胞妹与苏贤呢,可结果……诶!没想到两人竟如此亲密了!

她酝酿了许久的情绪,终于慢慢转身,她暗暗下了很大的决定,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陈可瑶一顿方可!

然而,等她转身后,表情却是勐地一滞,直接傻眼,目瞪口呆,长长的眉梢狠狠一挑,一幅难以置信的表情。

她看见了什么?

原来,房间的窗户已被推开,陈可瑶一脚蹲在窗台上面,另一脚悬空,两手扶着窗户两边的框,正准备跃窗而逃。

苏贤站在旁边,躬着腰,一手扶着陈可瑶的肩头,一手抓着陈可瑶悬空的那只腿,正用力往上推。

这是想逃?

陈可妍目瞪口呆之余,视线一滑,落在陈可瑶悬空的那只腿上,苏贤的手……放在那里合适吗?

“糟糕,被发现了,快点跳下去!”

苏贤回眸,注意到了陈可妍的表情,于是出声催促,同时用力将陈可瑶悬空的腿完全送上窗台。

“不要发现我,不要发现我,我只是一个小丫鬟……”

陈可瑶的声音都在打颤,可见吓得不轻,她整个人都跃上窗台后,用力往下一跳。

窗台其实不高,陈可瑶跳下去后一点事也没有,她回头看了一眼,跳着脚拔腿就跑,简直就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

“你给我站住!”

陈可妍终于回过神来,爆喝一声,快步奔到窗户前,莲足在地上用力一蹬,身轻如燕,眼见就要飞出窗外。

苏贤吓了一跳,当下顾不得许多,直接拦腰抱住陈可妍的腰肢,用自己的体重将她稳稳拖住,任凭陈可妍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砰!

将窗户彻底关上后,苏贤终于松了口气。

陈可妍见状,明白这次是捉不住陈可瑶了,便回头一瞪,怒道:

“你们干的好事!”

“什么好事?”

苏贤一脸无辜与茫然,反问道:“你说方才那个小丫鬟啊,她是来给我更衣的,结果被你硬生生吓跑了……”

陈可妍气乐了,道:“还不承认?瑶瑶不是待在她的府中吗?为何跑到了你这里,还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瑶瑶?”

苏贤一脸茫然,歪着头想了半天,终于想明白“瑶瑶”是谁,笑道:

“你是说越国公主陈可瑶啊,我没见着她,方才被你吓走的小丫鬟,只是一个小丫鬟罢了,没见人家一幅丫鬟的打扮么?”

“你……”陈可妍面色一黑,她万万没想到,苏贤居然来个死不承认。

“别你你我我的了。”

苏贤依旧抱着她的腰肢,此刻又抱紧了一些,嘴巴凑到陈可妍耳边,耳鬓厮磨,低沉着声音说道:

“那小丫鬟已被你赶走,可我的衣服才只穿了一半,剩下的就交给你吧。”

陈可妍娇躯一颤,异样的情愫在心中快速升起。

苏贤那低沉的声音就在耳畔,狠狠撩拨着她的心湖,荡起丝丝涟漪,导致她竟将方才之事忘到了爪哇国。

“好!”

陈可妍笑着答应,转身取过苏贤的衣服,温柔得像个新婚小娇妻,仔仔细细给苏贤更着衣。

苏贤心中十分得意,暗道:

“看来,我也足以称之为‘情圣’,只需略施手段,方才还愤怒不已的陈可妍就化为了绕指柔,诶,我真厉害!”

“……”

然而,一会儿后,陈可妍忽然面带愠怒,抱怨道:

“公子越来越偏心了,有什么好东西都躲着奴家,可是,这天下间对公子最好的人就是奴家了……”

“我又怎么偏心了?”

苏贤略显无语,不知陈可妍又在搞什么名堂,方才还温柔无限呢,结果眨眼之间就变了脸。

老话说得好,女人心海底针,着实令人捉摸不透。

陈可妍更衣的动作一停,道:

“公子还说不偏心,那个什么香皂、肥皂,最近在南陈狂揽金银无数,据说是大梁那个贱女人的生意。”

“呃……”苏贤无话可说。

陈可妍翻了个白眼,继续为苏贤更衣,只不过动作没有方才那般温柔,嗔道:

“那个贱女人哪里懂得这些?奴家猜测得不错的话,香皂与肥皂这等奇物,一定出自公子之手吧?”

苏贤摸了摸鼻子:“那是什么东西?我没听过。”

陈可妍又翻了个白眼,粉拳轻轻锤了苏贤一下,笑道:

“香皂与肥皂在南陈已掀起巨大的波澜,更不用说大梁,公子竟说没听说,可见是在撒谎。”

苏贤抿着嘴,不吭声。

陈可妍一幅了然的表情,紧接着她眼珠一转,忽又变得温柔起来,更衣的动作细腻如风,比新婚小娇妻还温柔。

苏贤见状,心头预感到不妙,果不其然,陈可妍夹着嗓子,开口求道:

“公子难道就忍心看着奴家被那个贱女人欺负吗?奴家也要一个新奇物事,就像‘雪盐’那样的,狠狠反击大梁那个贱人!”

“这……”

苏贤一脸为难之色。

这时,陈可妍已帮他更完了衣,uu看书但她并未离开,一双藕臂环着苏贤的脖子,微微仰着头。

她那精致妍丽的俏脸上又是埋怨,又是期待,还有一丝鼓励,摇晃着娇躯与手臂撒娇道:

“公子就可怜可怜奴家吧,那贱女人欺人太甚……公子都给那贱女人鼓捣香皂了,奴家也要……公子不公平!”

“好好好。”

苏贤实在不忍拒绝,陈可妍本就拥有倾城之姿,再一撒娇,反正苏贤是受不了,但也乐在其中。

陈可妍大喜不已,笑容如花般绽放,甜美而醉人,那种感觉就像是在领略一种绝世的芬芳,苏贤一时看得呆了。

忽然,陈可妍双臂用力一勾,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螓首微微一歪,似是要主动献……那啥。

苏贤心中剧烈一荡,心脏砰砰乱跳。

可是,陈可妍却错了开去,俯身凑到苏贤耳边,竟是为了说悄悄话。

苏贤心中别提多郁闷了,这时,耳边传来陈可妍的声音:“奴家要公子发誓,一定要鼓捣出一个厉害的东西,彻底击败那个贱人。”

“好好好,我答应你,不过我一时没有灵感,需要一些时间。”苏贤无奈答道。

“多谢公子。”

陈可妍藕臂一松,拉开两人间的距离,含笑的看着苏贤,明眸动人,朱唇鲜艳,苏贤暗暗耸动了一下喉咙。

“公子,这是奴家奖励给你的。”

陈可妍忽然踮起脚尖,双臂收紧,主动吻了上来……

+ 加入书签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