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私人定制大魔王 > 第五百九十章 双面间谍
 
最新网址: 毫无疑问,这是罗伊通过霜之哀伤传递给了阿尔萨斯一部分力量,让阿尔萨斯好好地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魔王阶。

阿尔萨斯陶醉于这种强大的力量当中,他现在的感觉是如果他愿意,他甚至可以一击将整个洛丹伦大陆都冰冻起来。

只不过这种力量来得快也去得快,罗伊让他体验了一下后很快便收回这股力量,这种骤然间又跌回原点的感觉,让阿尔萨斯十分的难受,仿佛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

看着手中的霜之哀伤,阿尔萨斯也不如一开始那么欣喜了,凡事就怕对比,如果说之前阿尔萨斯还觉得巫妖王耐奥祖赐予他的力量很强大的话,现在他已经不这么想了,一个更加强大的存在,轻易地碾压了耐奥祖带给他的震撼。

“恶魔之王吗?”阿尔萨斯突然有些明白那些术士们为何那么喜欢召唤恶魔了,哪怕是一般的恶魔,他们的力量都已经很强大了,更别说现在霜之哀伤背后的,是一个恶魔之王。

“我……该如何做,才能获得你的力量?”阿尔萨斯通过霜之哀伤询问罗伊道:“你要我背叛巫妖王吗?”

“不!不需要!”罗伊道:“恰恰相反,耐奥祖给你下达的命令,伱照常去完成就可以了,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让你达拉然寻找麦迪文之书,然后让你用麦迪文之书召唤阿克蒙德……所有的步骤,你都照着去做,但在召唤了阿克蒙德之后,你要继续持有麦迪文之书,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合适的地点,再次启动麦迪文之书,并且召唤我!”

“是,明白了,欧西里斯大人!”阿尔萨斯松了口气,这个任务听起来很容易。

“就这样吧,耐奥祖并不知道我对霜之哀伤的最高权限,那就让他继续不知道好了!”罗伊道:“你继续听命于他,从他那里获得的力量,已经足够你完成任务,当我降临艾泽拉斯之后,我还会赐予你更加强大的力量!”

说完,罗伊解除了对霜之哀伤的操控,阿尔萨斯脑海中再次回荡着霜之哀伤那无垠的低语声。

虽然只是短短一刻钟不到的交流,阿尔萨斯却宛如经历了一辈子那么长,当他回过神来之后,不由得长嘘了一口气。

在他的内心深处,此刻既有滋生的对力量的贪婪,又有对恶魔之王这样强大存在的恐惧和胆怯,面对天灾军团和燃烧军团的觊觎,阿尔萨斯知道,洛丹伦是无法抵抗这股强大力量的,亡灵怪物和恶魔们将会席卷整个东部王国,每每想到这样的情景,阿尔萨斯就感到一阵无力,同时也在庆幸,自己的投靠是正确的……

打不过就加入,以其让洛丹伦毁在天灾军团和燃烧军团手里,还不如毁在自己的手里……

各种纷杂的负面念头,不停地在阿尔萨斯的脑海中交织,也让他的堕落变得越来越深……

两个多月后,阿尔萨斯的船只靠岸了,他再次踏上了洛丹伦的土地回到了家园,然而,这片他曾经致力于守护的家园,如今却再也勾不起阿尔萨斯的任何眷念了。

王子的归来,让整个洛丹伦的人民都感到欢欣鼓舞,洛丹伦的王都为此响起了清脆的钟声,迎接阿尔萨斯归来的仪式是如此的浩大,长长的地毯甚至铺到了城门外面,平民们自发地于道路两旁不断洒出花瓣,以此来迎接他们的英雄凯旋。

是的,英雄!在泰瑞纳斯国王的手腕下,斯坦索姆的悲剧被掩盖了,泰瑞纳斯夸大了恶魔的阴谋,不但掩饰了阿尔萨斯屠城的恶劣行为,反而将他带着远征队踏上诺森德追杀玛尔加尼斯的行为塑造为英雄之举,而如今,虽然只有阿尔萨斯一个人归来了,其余的远征军却没有任何人去提及,人们只知道,阿尔萨斯王子亲手杀死玛尔加尼斯,为斯坦索姆复仇了。

这简直是讽刺一样,真正知晓内情的乌瑟尔和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圣骑士们,被泰瑞纳斯严令束缚,不许他们将实情说出来。

对于阿尔萨斯的安然归来,泰瑞纳斯十分高兴,这意味着王国的继承人安然无恙,事实上泰瑞纳斯也不希望阿尔萨斯成为乌瑟尔那样耿直的圣骑士,那样是没办法统领一个国家的,相反,阿尔萨斯的杀伐果断才是泰瑞纳斯真正想要看到的,道德上的些许瑕疵在泰瑞纳斯看来,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

所以他安排这样盛大的迎接仪式,并在王宫中等待着自己的儿子到来。

只是,他并不知道,此刻的阿尔萨斯,已经不是他印象中的那个儿子了,他已经……成为了另一个人。

阿尔萨斯沉默地走入王宫,在兜帽的遮掩下,没有人能看清楚他的神情,自然也没有人能察觉他身上的……冰冷!但来到泰瑞纳斯面前之后,阿尔萨斯还是对着国王行礼了,只是他面前杵着的霜之哀伤,却怎么看都让泰瑞纳斯觉得有点诡异。

不仅如此,以往阿尔萨斯身上穿着的,以雄狮和鹰首为装饰的圣骑士盔甲,如今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宛如冬装般的盔甲,鞋面,膝盖等露出斗篷的部位,还是骷髅般阴森的装饰。

虽然觉得阿尔萨斯身上有不少变化,但是泰瑞纳斯也没有太在意,毕竟他此刻的心情十分愉悦,他坐在王位上面,高兴地道:“啊,我的孩子,很高兴看到你安然无恙的归来……”

然而,阿尔萨斯却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双手杵着符文长剑,低垂着头颅。

【你不必再为了你的人民而牺牲自己了……】

泰瑞纳斯有些疑惑,又呼唤了阿尔萨斯一句。

【你不必再承担王冠的沉重负担了……】

【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这些念头,也不知道是霜之哀伤传达给他的,还是阿尔萨斯自己萌生的,但在这些念头过后,阿尔萨斯却猛地抬起了头颅,直起身来,将头上的兜帽一把掀开,露出了他金色中带着灰白的长发。

他的眼眶深陷,面颊瘦削,然而目光中却饱含着森冷!

握着霜之哀伤,阿尔萨斯两大步踏上前,来到了泰瑞纳斯的王座面前,伸出左手一把扶住了泰瑞纳斯的肩膀。

“这是干什么?我的孩子,你到底是在做什么!?”泰瑞纳斯懵了,语气急促地问道,他看着阿尔萨斯那冰冷的目光,突然有一种极度不妙的感觉。

“继承你的王位,我的父亲……”

说完,阿尔萨斯右手持着的霜之哀伤,毫不犹豫地刺入了泰瑞纳斯的身体……

泰瑞纳斯倒下了,他头上的王冠丁零当啷地掉落到王座下面,上面沾染的鲜血,于王宫的地毯上面划出了一道刺目的痕迹。

所有目睹这一幕的王宫侍卫们,全都惊呆了,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阿尔萨斯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而做完这一切之后,阿尔萨斯却持着染血的霜之哀伤,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出了王宫。

没有人敢阻拦他,所有人都还处于一种如在梦境中的状态,这让阿尔萨斯得以轻易地离开了王都,等到乌瑟尔和白银之手骑士团的人听闻消息赶来的时候,阿尔萨斯早已经失去了踪影。

钟声,依然还在回荡着,然而这钟声,却在此刻变成了丧钟,如此的凄凉,如此的荡人心魄……

【这个王国将要毁灭……】

【在废墟中将诞生一个新的统治秩序……】

【它将动摇这个世界所有一切的根本……】

【而我,将加冕为王……】

阿尔萨斯走了,然而他的弑父之举,却震惊了所有人,尤其是乌瑟尔,他在斯坦索姆的时候,就已经发现阿尔萨斯正在变得陌生,但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阿尔萨斯竟然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举。

但还不等他们通缉和讨伐阿尔萨斯,却发现天灾瘟疫却已经在洛丹伦王都中蔓延开来。

这是阿尔萨斯在离去之前,留给王都人民的最后一件礼物……

对于瘟疫的蔓延,乌瑟尔根本束手无策,只能带着白银之手骑士团和一些幸存的部队撤离王都,他们甚至都没有办法救助那些普通平民,因为瘟疫蔓延得实在太快了。

仅仅只是一夜之间,洛丹伦王都便沦陷了,成为了一座死寂之城,那些平民转化成的亡灵怪物,则是四处出击,被本能所驱使,觅着生者的气息于洛丹伦各地流窜。

随着这些亡灵怪物的流窜,它们将更多的天灾瘟疫扩散到了洛丹伦的领地当中,亡灵天灾开始席卷整个洛丹伦王国。

曾经的光辉,如今变得只剩下一个空虚的残壳而已……

一切,都如同罗伊所了解的历史那样在发生着,罗伊知道,弑父之举,是耐奥祖对阿尔萨斯最后的考验,而阿尔萨斯也如同耐奥祖所预料的那样,彻底的堕落了。

从此刻起,曾经的圣骑士阿尔萨斯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死亡骑士阿尔萨斯,巫妖王最强大的爪牙诞生了。

但耐奥祖恐怕不知道的是,阿尔萨斯他在成为爪牙之前,已经先一步地成为了一名……双面间谍……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