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神弓战妃 > 第875章长得很像
 
  纳兰荣锦明白大长老的意思,你受欺负怎么不回来告状,他们这些人是摆设吗。
  “一个王家还不用您们出手,他们拘禁了我师父,还想给我师父下奴印,要不是我找去的及时,后果不堪设想,而且他们王家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没下限,还在下等大陆用卑鄙的手法饲养灵兽……”
  纳兰荣锦把王家在长生大陆做的事以及下等大陆养灵兽的事又说了一遍。
  诸位长老都觉得她还是手下留情了,这样比蛀虫还要讨厌的家族真心没必要留着。
  一下午的时间,纳兰荣锦跟诸位长老聊了很多,正事就是关于邪魔的,如今邪魔的事隐世家族配合九幽王澄清了,接下来怎么办谁也不知道。
  纳兰荣锦倒是淡定极了,走一步算一步,反正现在她和独孤云倾也没那个实力把邪魔拉出来杀死。
  晚饭也是在长老院吃的。
  家族里的那些小辈们知道纳兰荣锦回来了,又去长老院了,羡慕极了,但是现在已经嫉妒不起来了,人家能跟九幽王联手杀了邪魔分身,他们能吗?
  既然不能,有什么资格嫉妒人家?
  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为何长老们那么喜欢纳兰荣锦了,人家的确有让人喜欢欣赏的实力。
  此时的他们还不知道,几天后看到纳兰荣锦和独孤云倾两人联手建造空间传送阵后,更是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甚至一些人都开始羡慕起少主纳兰容赫了,有这样的姐姐在,可真是太幸福了。
  吃过晚饭,纳兰荣锦回到纳兰府,去爹娘那儿又待了一会儿,才回去自己的院子。
  虽然云珊没安排人来侍候,但是还是安排了个婆子过来给她守门。
  回到自己房间里,纳兰荣锦直接进去空间里了,看到独孤云倾还在御空飞行,天都黑了怎么还不休息,忍不住问道,“云倾哥哥,你这一天都在赶路吗?去哪儿,怎么不用传送文。”
  “我去雪域。”独孤云倾的确赶了一整天的路了,连饭都没吃。
  “雪域不能用传送文吗?”纳兰荣锦诧异的问道。
  她很清楚自己给独孤云倾很多传送文,纹刻传送文对自己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他不会舍不得用的。
  “能用,但是我要找的地方,路线不是一定的,传送文就不能用。”独孤云倾解释道。
  纳兰荣锦看了眼他,从空间里出来了,这还是她第一次通过空间来到九幽境内呢。
  “这么冷?”纳兰荣锦一出来就被外面的温度冻的打了个激灵。
  独孤云倾一抬手就把她抱到怀里,用他身上披着的斗篷裹住。
  “出来干什么,这里已经是雪域了,一棵绿色的植物都没有,很冷。”独孤云倾把人包裹的很严实,只露出一双眼睛。
  “我这不是没见过雪吗。”纳兰荣锦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雪呢。
  长生大陆至少还有个雪域,可是下等大陆连个冬天都没有,那里看雪去。
  “锦儿,你发现没,无论是我们出生长大的低等大陆还是高等的长生大陆,一年四季都不是正常的。”独孤云倾道。
  “的确,这里好歹还有雪域,下等大陆根本就没有冬天,就是偏北的地方,冬天也就是稍稍冷一些,一些怕冷的植物凋谢了而已,绿色还是到处可见的,但是没有冷到下雪的地步。”纳兰荣锦一想还真是,从这一点看来还真是有点不正常。
  “长生大陆也就九幽境内有个雪域,其他地方跟下等大陆的气候是一样的,只不过灵气浓郁一些,让修炼的人提升实力快一些而已。”独孤云倾看着前面已经可以看到白色的山群,凤眸眯了眯。
  “云倾哥哥,你来雪域找什么?”纳兰荣锦好奇的问道。
  独孤云倾抱着她的手一顿,然后道,“这几日有好几个人说我跟一个人长得很像,这个人也是独孤家的人,他也是罕见的五系灵根。”
  纳兰荣锦杏眸顿时睁的圆圆的,“他是谁?”
  长得跟云倾哥哥很像,也是五系灵根,这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
  “独孤青澜,他是我母亲爱的男人,我母亲当时被自家人算计,神识受了重创,独孤青澜也同样被人算计,但是他更严重,人魂受损,五系灵根几乎要废了,我母亲自己伤的不轻,但是独孤青澜的伤又不能等,她拼尽全力救了独孤青澜,就在这时百里家害她的人又追来,从那时起,母亲和独孤青澜就都在长生大陆消失了。”独孤云倾把这个刚到长生大陆就查到的消息告诉了小蜜糖。
  这段时间这件事其实一直压在他心里,不得到证实,他绝对不会心安。
  可是母亲已经去世了,独孤青澜又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生死,他想确定找谁确定去?
  可是就在昨日,他发现了一件事,让他决定亲自来一趟雪域。
  “你是怀疑自己是独孤青澜的儿子?”纳兰荣锦多聪明啊,虽然有独孤云倾时她不爱动脑子,但是现在她的云倾哥哥明显心情不佳,聪明的脑瓜自然要转起来了。
  “对,我昨日感受到了血脉召唤,不是家族血脉,是亲情血脉那种召唤。”要不然这个时候,独孤云倾根本不可能扔下那么多事来雪域。
  “你是担心独孤青澜不是你想象中的父亲吗?”纳兰荣锦瞬间就明白了独孤云倾担心什么。
  如果他真的是独孤青澜的儿子,他的母亲为了救独孤青澜落到那种地步,甚至死在了下等大陆,身为男人的独孤青澜在干什么?
  一个连自己女人和孩子都保护不了的男人,怎么配当他独孤云倾的父亲,独孤青澜要真是那样的人,连独孤文德都不如。
  “嗯。”独孤云倾的心顿时就软了下来,果然,还是小蜜糖了解他,只是说了个大概,她就知道自己因为什么心情不好。
  “我觉得云倾哥哥不用担心这一点。”纳兰荣锦忽闪着一双清澈的眸子。
  “怎么这样说?”独孤云倾知道她是安慰他,但是他也想知道小蜜糖会怎么说服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