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江昭雪阮芽 > 第二百五十六章:笔迹相交
 
  羽书速惊电,烽火昼连光。

  阮芽坐在窗前,长发如瀑滑散在软榻,手里本命长剑寒光烁烁,阮芽耐心的用小刀在剑柄上刻着什么。

  自赤红之地出来已有近两年半,窗外雪花飘飘,一派北地风光。

  千眸蛇人族携手千面阁、御清宗、邪魔重新出世,天下惶惶,人心大乱。

  那日,云出岫将三宗弟子带离,三宗掌门自数万里外齐齐出手,将赤红之地搅了个天翻地覆。

  据传,赤红之地塌陷,如海岩浆被三宗掌门生生拍下陷落千米之深,凡人站在旁侧只见得里面是一片深不见底的空洞。

  如今,花荼蘼以仙人之后的名号蛊惑众生,长袖一舞,于东南一海上小岛开立“仙族洞天”,自成一派,号为仙宗。

  御清宗卷土重来,携手佘慈暂时为统帅号领的千面阁,重回御清宗旧宗址,大开山门,门内弟子散布天下,到处欺骗无知无辜的凡人,以各种手段疯狂吸纳门徒。

  邪魔鬼姬和老乌鸦神出鬼没,往返于邪魔封印之处,三宗稍有看顾不周,就会让鬼姬、老乌鸦有可乘之机,趁机化解邪魔封印,放出邪魔。

  千眸蛇人族占山为王,山中群蛇汇聚,俨然已经成为了一方蛇窟,当地的凡人退避三舍,三宗屡次前去探查,千眸蛇人族占有地利人和,一时间竟也是奈何不得。

  阮芽一笔一划的刻下为自己的本命长剑取下的名字,清丽的眉眼已然一片肃杀之气。

  现在,天下岌岌可危,三宗自己都有些自顾不暇,只能尽力顾全大局,勉强稳固着天下局势,至于其他的也只能靠天下人自己。

  他们这些宗门弟子能做的也只是知晓哪方有难,前去支援一时,支援不了一世。

  此方小世界,早已经是处处烽烟。

  阮芽刻完一个“辛”字,这些日子身上积攒出来的血腥味渐渐在身侧桌案上清心静气的渺渺茶香中消弭软化。

  她和师兄刚刚支援过一方村落,绞杀一队千眸蛇人族族人。

  他们的修为境界在这两年半的高压下接连突破。

  叶行舟天赋悟性惊人,加上宗门精心培养,短短的两年半时间已是辟府境大圆满的修为。

  辟府境之后的境界里的划分,不再是细画分为一到九层,而是分作简单的四个小阶段,低阶、中阶、高阶和大圆满。

  阮芽在不久之前也顺利的渡过了明窍境的雷劫,她的资质有过一次提升,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在其未曾有过一天放松的情况下,有师尊师伯的指点、大师尊赠予的月珏也解封数层,加上不断外出历练以鲜血浇筑自身,雷霆液、金乌精血等等一系列天材地宝的辅助,如今的阮芽已经是辟府境低阶的修为,马上就能突破到辟府境中阶。

  两年半的时间,从明窍境二层跨越到辟府境低阶,任谁也要称一声此乃天骄。

  阮芽的名气也在一次次的骨血铺路下变得人尽皆知,是当之无愧的与叶行舟、释音、少情并列的当代天骄人物。

  阮芽用锦布轻轻擦了擦剑柄,上面的‘辛’字略显秀气,神韵飘逸洒脱,一勾一折间暗藏锋芒。

  “师妹这是在为本命剑取名?”

  雅阁的保护屏障荡起涟漪,一道芝兰玉树的身影迈入其中。

  “师兄。”阮芽看清进来的身影,眉眼不自觉的弯起,身上的气息彻底归于平静放松。

  叶行舟走到阮芽的身侧,俯身观瞧。

  “辛?”看到剑柄上刚刚刻好的一个字,叶行舟挑眉。

  “嗯,我打算就叫它辛月剑,怎么样,好听吗?”阮芽抬头一笑,酒窝浅浅。

  她的本命长剑是由月宝辛金和月光泗水融合所铸而成,这么久阮芽也没有给自己的本命长剑定下一个名字。

  今日难得闲暇,阮芽思绪良久,干脆结合以异金异水之名给手中长剑命名,也算是直指本命长剑的剑体本真了。

  “还可以。”叶行舟看了看一脸期待的小师妹,顿了顿,到底是没有实话实说的评价。

  小师妹一直以来的取名习惯就是能多省事就多省事,虽然往往取得名字听着都不算难听,但是名字的由来却实在有些让人……一言难尽。

  “那师兄帮我把剩下的月字刻在上面吧。”阮芽把长剑递给叶行舟。

  叶行舟怔了怔,看着阮芽认真的目光,伸出手珍惜的从阮芽的手里接过长剑。

  同样身为剑修,他再清楚不过本命长剑对于一名剑修意味着什么了。

  “师妹。”叶行舟忽然开口,锋锐十足的五官样貌此时仿佛笼罩上了一层温柔的月光。

  阮芽静静端坐在那里,眼中透出疑惑,等待着叶行舟的下文。

  “我的本命长剑也该取名了。”叶行舟手间银色光芒骤起,一柄细长银白透着森森寒气的长剑落入手中,“就叫它……”

  叶行舟微微沉吟,一时间竟不知取什么名字。

  “不如带上师兄名字里的一个‘舟’字?”阮芽忍不住轻笑出声,提议道。

  “可。”叶行舟点点头,“便叫凌舟剑罢。”

  “好名字。师兄是冰灵根,这本命长剑中融入了一丝万年冰魄,用起来与师兄的能力相辅相成。此剑用起剑招冰霜飞舞,凌厉非常。”阮芽推敲着剑名,“冰字与凌字相合,舟字又和师兄名字的含义有着相同之处,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剑修就当凌厉果断,一往无前,此剑叫这名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阮芽越说越觉得这名字好听,意蕴深藏,惹人喜爱,嘴角不自觉的向上,酒窝一刻不曾消失。

  “那就劳烦师妹为我刻上本命长剑的名字了。”叶行舟唇角微不可见的弯了弯,戾气逼人宛若藏了尸山血海的猩红瞳孔此刻却是温润如上好的红宝石。

  “那,师兄你刻‘凌’字,我刻‘舟’字……师兄以为如何?”阮芽轻咳一声,眼神有些不好意思的闪躲了下,但很快又强自镇定下来,一双眼睛带着某种坚定和炙热的美丽光芒直视着叶行舟的双眼。

  “善。”叶行舟目光不躲不避,双目更显温润,透出一丝罕见的柔软,似乎在回应阮芽眼中的光芒。

  叶行舟轻轻将手放在了阮芽的头顶,像以前对待小阮芽一样,揉了揉阮芽柔软的发顶,声音轻而缓,“我很欢喜。”

  阮芽耳尖发烫,脸颊发热,双手把师兄放予她怀里的凌舟剑紧了紧,她和师兄如今相互在彼此的本命长剑上刻下字迹,也算是另类的因果命脉相缠了吧?

  “自然。”

  叶行舟潺潺如冰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阮芽讶然抬头,才发觉自己竟是不知不觉把心里话说出了口。

  “本命长剑上有着修士的一缕神魂相连,在其上刻字,无异于——”

  “师兄,别再说了!我、我知道了。”阮芽脸颊爆红低下头去,一缕青丝调皮的落在颊边,人比花娇。

  叶行舟见此微微一笑,不再多言,其笑颜如云中日光乍破,俊美逼人,恍花人眼。

  阮芽第一次看见师兄如此毫不掩饰的笑容,心尖猛地一烫,目光嗖的一下缩回,手上急匆匆的重新拿起了刻刀。

  叶行舟看到师妹的反应,掩下眸底的温柔笑意,从善如流的坐到桌旁,留给阮芽平复的空间,开始一笔一划无比认真郑重的在阮芽本命长剑上刻下属于自己的字迹。

  二人一个坐在窗前软榻,一个坐在桌前木椅,相隔不远也不近,但空气中却没有丝毫的尴尬凝滞,反而让置身其中的人感觉一派温馨宁静,静世安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