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98章 被威胁了
 
这几日她闲着没事,就是在锻炼这些。

如今,她已经可以通过这些味道,分辨出来药罐里面都有哪些药材了。

如果那个宫女莹儿在里面做了手脚的话,她自然是可以闻到的。而且,她之所以没有去检查药罐,也是故意做给莹儿看的。

目的就是降低她的警惕性。

她如果有其他的心思,这狐狸尾巴总会露出来的。

云子晴相信,她比自己着急。

云子晴还是找了个机会将黔王府的事情说过了狄修子听。

“这些人,还真是不肯放过他啊。”狄修子感慨甚多,似乎对于水立北的遭遇非常的心疼。

可是,云子晴可不赞同狄修子的看法。

“欲带皇冠,必承其重。他生在了这个位置,自然是要比常人付出和经历的多了。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不甘平庸,又又那么的多的人为了不平庸而奋斗!”

“他能够在这个位置,这点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呢?”云子晴幽幽的说道,这个道理她是最明白的。

因为,她就是那个不甘心平庸,拼命的往上爬的人。当你选择了这条路,站上去这个位置的似乎,你有会发现,山顶下面的风景其实也是不错的。

出生和你的命运,这个都是天定的,何需埋怨呢?只要相信任何的景色都是最美的就行了。

“女子能够活到你这个地步,也是厉害了。”狄修子没想到云子晴居然这么的冷漠,好歹水立北这个主子对她也是不错的,她为何就不同情一下呢?“不过,你这样的女子,以后会找个什么样子的夫君呢?”话风一转,狄修子又变成了一个操心儿女婚姻的长辈了。

这话问的,还真是将云子晴给为难住了。

“随意吧,这个我倒是不太在意。”云子晴回答道。

这个回答再次出乎了狄修子的意料。

“女子以夫为天,你这不太在意是何意?难道是不打算成亲的?”狄修子惊讶的说道。

狄修子有这样的思想云子晴表示很理解,别说他是千年后的古人了,就是她那个年代,也是有许多这样的想法的。

女子必须成婚,不然那就是人生不美满。

“成不成亲没所谓,反正也不缺男人。”云子晴不在意的说道。

狄修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云子晴,不缺男人……这丫头总是说话能够震碎他的三观啊!这种话如果被其他人听去了,岂不是要说云子晴不守妇道了?这丫头,果然是不同寻常的啊!哎。

“新安帝的病情如何?”云子晴没打算细聊自己的事情,于是换了个话题。

可是,狄修子心中依旧在回味云子晴的那句话,也没有及时回应云子晴。

算了,我自己去看看吧。

云子晴看了一眼狄修子,往主殿那边走。

“皇上息怒!”

“皇上,不管你的身体如何,东宫高位空悬,这样拖着也不能稳定人心啊!”

“请皇上三思啊 ”主殿内,几个大臣苍老的声音语重心长的说着。

云子晴也没有听见新安帝的声音,不过,主殿内的气氛应该是紧张的。

“皇上,希望你能够早日走出来太子以毙的悲痛,早日择选储君,先太子的在天之灵,也会得以安息啊。”

“凶手呢?孤说过,你们不找到凶手,别想让孤立下这个东宫!”新安帝愤怒又有些赌气地声音响起。

接着,就是一阵剧烈地咳嗽声。

立刻有小太监端了汤药从云子晴地旁边走过,只不过,云子晴静静地站着,也没打算动。

她一直以为新安帝是年纪大了,所以身体才踏了。原来,不过也是老年丧子,是恼了这些人,所以才一蹶不振啊。

他的心中,一定也是对于前太子,无比的悲痛和愧疚的。

可是偏偏,水立北被钦点了钦差,也没有查出来什么重要的线索了。

不过,云子晴忽然觉得,这不过也是新安帝的一个计谋,其实他什么都知道。他特意想要点了水立北,或许也是将国丈和丞相对立的局面打破。

其实,他也是想要看看水立北的实力的。

可是,偏偏水立北蛰伏了那么久,不肯轻易的出动,所以,新安帝也便没了话。如果,水立北猖狂一些呢?云子晴垂着眸,细细的想着,这话该不该和水立北说一下 “都是一起无用的人,你们如何有脸面来逼迫孤?”新安帝摔了杯盏,急火攻心。

“皇上息怒啊,身子要紧。”

“皇上,请皇上不要拿江山社稷赌气啊!”

“皇上,快些喝了汤药。”主殿里面忙活了一下,也就没了声音。可是,云子晴也没有看见那几位说话的大臣离开。

云子晴折返回去药房,添了一些剂量的药,慢慢的炖煮着。

到了晚上的时候,云子晴亲自端了熬制好的汤药,去了主殿。

新安帝正在看奏折,扫了一眼云子晴放下的药,没有动。

云子晴也静静的站着,没有动。

一副喝不喝你随意的表情,反正不是我生病。

“你为何一点也不惧怕孤?”新安帝幽幽的问道。

“不管是什么身份,不过是一个人,一条命,有什么好怕的?”云子晴无所谓的反问道。

新安帝就斜着眼睛看着低眉顺眼,实则桀骜不驯的人。

“怎么找了你这么一个人过来了?”新安帝低声嘟囔了一句。

这话可不是和云子晴说的,所以她也就没有接话。

“药怎么换了?”新安帝接着又问道。

“因为里急火攻心,吐血了,可不得加重药物吗?”云子晴有些责怪的意思了。

她一点也不奇怪新安帝会知道她改了方子,因为此时的她心中已经慢慢的了解了这个老头……可从来没有人这么不加掩饰的责怪他,他放下手中的奏折,看了云子晴一眼,忽然就笑了起来。

“你这丫头,倒是一点也不虚。”不虚的意思,大约就是她表现的一切都是真的性情,一点也不带装的。

“恩。”云子晴淡淡的应了一声。

云子晴看着新安帝将那碗药尽数喝下,云子晴还是没有忍住说道。

“其实,你大可不必喝这个药的。”新安帝拿着碗的手一顿,像是被点了定身穴位一般。

“早点休息,我回去药房了。”云子晴拿着碗,也没有多说,打算离开。

她说这句话不是等着新安帝回答,只不过是想要他心中有数就行了。

“站住。”新安帝叫住云子晴。

“还有什么事情?”云子晴回头。

“你方才说,不过是一个人,一条命,是否在暗示孤什么?”

“你这话问的,就算是我真的暗示了你什么,你这样直白的问我,我会告诉你吗?”云子晴好笑的看着新安帝。

这个老头,估计是觉得自己的性子挺好,想要和自己聊一聊。

不过,云子晴倒也是乐意。

他总是这样将自己憋着,迟早也是要病倒的。

“哈哈 ”新安帝被云子晴的话说得乐了。

“正好我没事了,咱们下一盘棋吧!”云子晴忽然说道,“我可是打败天下无敌手的。”云子晴知道,新安帝先前是非常喜欢下棋的。

新安帝也知道,云子晴突然提出下棋,也是想要从他口中套话,或者是故意和他亲近的。

他们都不知道彼此的意图,可是新安帝心中却没有芥蒂。

只因为,云子晴给他的印象是不错的,而且,这个套近乎的方式也是挺得他的心意的。

自从前太子没了之后,他就没有下过棋了……以前,前太子是最喜欢和他一起下棋的啊!棋盘摆开,云子晴先落子。

一点也是不客气。

“输了可不许生气。”云子晴提前说好。

新安帝见云子晴如此狂妄,自然也是来了决胜的心情,认真了起来。

“输了可不许哭鼻子。”新安帝说道。

云子晴微微笑,落子。

随着棋盘上面的黑白子越来越多,新安帝这落子的速度,也是越发的慢了。云子晴等着无聊,目光巡视了一圈,起身走去拿了一盘水果过来吃了起来。

新安帝可没有功夫管她,这目光都在棋盘之上。

“白子大势已去,不如断臂退守,保全大局。”云子晴啃着苹果,见新安帝犹豫不决,出声说道。

“孤的这一步要是退回去了,敌军岂不是全部都攻进来了内部了?”新安帝胡子翘翘,反驳云子晴。

“那你在这里僵着,对你自己也不好。而且,你也没有几步路可走了。”云子晴看向了棋盘的左上角。

左上角正是对面新安帝的手肘处,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云子晴的黑子已经隐隐的形成一小股强劲势力。

进可攻,退可守。

而且,新安帝可以落子的几个位置,基本都有围攻等着他,每走一步都被套的死死的。

他只能顺着云子晴所说断臂自保,舍了先前的布局,退回一角。

“你这丫头,小小年纪,这算计的倒是挺精细!”新安帝只觉自己这天子颜面有些挂不住了,语气满是不服气。

“于皇上来说,不堪相比!”云子晴难得谦虚了一下。

对于新安帝来说,也是将难得糊涂,运用到了极致了。

他掌政这么多年,这宫中的大小事务,没有人比他更加的清楚。如今朝中联和后宫虎视眈眈,他不可能一无所知。

偏偏,他就能让国丈党和丞相党派,相信他真的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大家都是老狐狸,自然是比谁尾巴藏得深了。云子晴觉得,别看这两方蹦跶的挺厉害的,其实论起来还是新安帝的手段更高一筹。

这水立北,又何尝不是和新安帝相似之处甚多呢?新安帝看了一眼云子晴,眼中无波无澜。

这个丫头心中跟个明镜似的,她不过来了几天,居然就看通了自己的心思。这种感觉可不好,可是,却也说明了一个问题。

有些时候,蛰伏了太久,也会让人生疑的。

说明什么事情都讲究一个适可而止啊!这一局,注定了新安帝的输局。

因为,心思深沉的人有一个弊端,那就是生性多疑。

即便是云子晴没有说什么,在新安帝看来,也是多了许多了。

再加上云子晴的身份,很显然的她就是过来和新安帝套近乎的。有了这一成猜忌的根苗在此,他不多想都难。

一心不可二用,况且云子晴又故意的在棋盘上面逼迫于他 新安帝大病初愈,也没有多少的精神力,此时,他以然觉得疲惫了。

“我有些胜之不武了。”云子晴随是这样说,不过目光也是得意洋洋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