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凯皇大蛇丸 > 第六十七章 进入雷之国
 
  就在消息灵通的大大小小的家族密谋背叛之时,事件的主角旗木朔茂也带领着自家小队以及猿飞新之助一道上路了。

  由于是秘密任务,倒也没有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的悲伤。

  三代感知着在自己的感知忍术中逐渐朦胧的几道身影,在无人处,留下了不知道夹杂着何种情绪的吐息。

  是兴奋?是惋惜?还是舒畅?

  其中滋味只有三代一人知晓。

  由于是战争时期,旗木朔茂他们历经重重明哨暗哨的层层检查才来到了边境。

  “按照先前的计划,变装。”旗木朔茂吩咐道。

  人们都是以为忍者就是穿着英姿飒爽的忍者装,手持苦无,不断的释放忍术进行战斗。

  但恰恰相反,忍者最重要的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忍。

  具体的话来说,也就是潜伏起来。

  可以说出去执行任务,忍战等需要表明身份的情况之外,忍者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隐藏在人群中,而变装无疑是最好的方式。

  变身术在有心人的眼里,那浓郁的查克拉痕迹实在是太过于显眼了。

  为了减小对方对于自己的怀疑,旗木朔茂不得不分批潜入,敌人不是傻瓜,大批人聚在一起明显不安好心。至于相互之间的联系,倒是无虞,各种各样的小型电子设备保证了他们在短距离上的信息交换。

  而为了保证此行专门刷经验的猿飞新之助,旗木朔茂不得不与他一组。

  各小队唰唰的冲入了雷之国实控区域。

  而在另一端,雷影正在与自家手下商讨该如何应对旗木朔茂。

  尽管木叶仅仅只是把旗木朔茂的任务以及大致的行程告诉了他们,但云隐村也不是吃白饭的,很轻易的就明白了木叶村的所有规划。

  他们正在争吵的不是别的,是到底血拼旗木朔茂一场,让他永远留在雷之国,还是按照木叶的打算放他回去,让他死在自己人的阴谋诡计之下。

  血拼的主要就是雷影这些五大三粗的“钢铁直男”了,而支持后一种的则是他的顾问团们。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与火之国相比,雷之国地势陡峭,艰苦的环境让他们格外注重武力,而忽略了其他方面的培养。譬如脾气,性格。

  暴躁的性格是雷影们的标配,他们战斗能力没得挑,但相比起三代火影,在施政方面简直连小学生都不如,更别提阴谋诡计了。

  所以顾问团事实上就如同明代的内阁一般,完全把控了云隐的大事小情。

  见雷影还是因为不能畅快的战斗而闷闷不乐,雷影的左膀右臂首席顾问塔卡伊就劝慰道:“雷影大人,现在各国局势非常不稳,我们随时有可能会被卷进战争的漩涡当中,而我国力量相对较弱,实在不应该在这没必要的地方损失核心力量了。”

  雷影尽管脾气暴躁,但好在十分听劝,有些灰心丧气的点了点头,答应按照对方的说法来执行了。

  旗木朔茂他们进行的很是顺利,并没有引起云隐村边防部队的注意力,就深入了雷之国腹地。

  突然,迈着忍者步往前飞速前行的旗木朔茂突然停了下来,而得到他的信号,手下们也纷纷止住了脚步。

  “怎么了?”猿飞新之助问道。

  “你外出执行任务经验较少,你看看这里的地形。”旗木朔茂不介意传授给对方一些经验,毕竟如此老实的“二代”可是少找。

  “谷底啊,你是说云隐可能在这里埋伏?”猿飞新之助说道。

  “不是可能,是一定。你看看现在应该是百鸟入林睡觉之时,可仍有不少的鸟徘徊在树林上空。”旗木朔茂解释了一下,紧接着就示意队员们绕道而行。

  猿飞新之助表面上流露出对于旗木朔茂的敬佩,内心却是一片波澜不惊。

  他知道云隐已经开始行动了,但事到临头反而内心平静了下来。

  猿飞新之助暗暗运起来查克拉,准备来一场奥斯卡级别的演出。

  转过方向之后,旗木朔茂小队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而就在他们走后,几个云隐的忍者从山谷的林地中走了出来,掏出一只忍鹰,将刚刚写就的情报绑在鹰腿上,往天空一抛,忍鹰飞速朝雷影飞去。

  ……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旗木朔茂小队重新集结了起来,按照白天的线索,他们知道他们已经暴露了。

  旗木朔茂并没有惊慌,被人发现才是正常,若是在剑拔弩张的当下,轻而易举的就潜入到对方的老巢,那才是天方夜谭。

  不过发现归发现,查到自己的踪迹所需的时间足够旗木朔茂完成任务了。

  为此旗木朔茂甚至连干粮都没吃,仅仅让手下用兵粮丸维持所需,生怕干粮的气味引起对方的注意。

  但旗木朔茂日防夜防,却没想到队伍里有一个家贼,猿飞新之助趁旗木朔茂不注意留下了很多的痕迹。

  而云隐村则根据这些痕迹,对旗木朔茂小队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

  “休息一下,明天进行最后的突击,今晚上由我与由良二人值夜。”旗木朔茂吩咐道。

  猿飞新之助睡觉之前看了一眼旗木朔茂,眼睛里有着些许愧意,旗木朔茂敞亮的行事风格已经让猿飞新之助对他充满了好感,但各为其主,他不得不做一些伤害这个英雄的事情了。

  “抱歉,旗木朔茂,希望你下辈子不要出生在这个肮脏的村落里吧,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吧。”

  猿飞新之助内心感慨道,他的眼睛里有了些许雾花。

  旗木朔茂盯着四周,这些日子他一直仔细的防着猿飞新之助,但对方老老实实的,完全没有对自己不利的举动。

  这让旗木朔茂下意识的以为三代派出的杀手在外面,他不得不挑起值夜的重担。

  鬼知道手底下这些人是否有人被三代收买了,要是在睡梦中被人抹了脖子,那可真是最憋屈的死法了。

  但旗木朔茂想不到,三代比他想象的还要卑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