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德云大师弟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张九德不着痕迹的挪了挪屁股,离岳云朋远一点儿。

  郭骑麟也是。

  对于岳云朋这样的行为,俩人都恨得牙痒痒。

  奶奶,怎么想出来的?

  亏你说得出口!

  真是羡慕….咳咳!嗯,恶心!!

  众人听着岳云朋的话,也都装作没听见,继续看这电视。

  张九德的出场比较晚,虽然不是最后一个,但也差不多了。

  不知道一期能出场几个。

  认认真真的看。

  首先第一个出来的是一个穿白衣服的男生。

  笑傲江湖对于别的歌唱选秀节目是大差不差的。

  都是素人在上台前录一段儿纪录片,然后在上台前播放。

  让观众们对自己要看的表演的演员有一个大致的印象。

  不至于两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就硬看,这样是最没用体验感的。

  张九德同样也录制了。

  他的感觉有点奇怪。

  直到录了这些东西,他才知道,原来综艺节目的那些背影很大程度上都是经过艺术渲染的。

  什么打小家里困难,父亲母亲如何如何的…

  很大程度上是经过夸张手法的。

  这一点儿可以说非常真实。

  别的不说,张九德是知道的,这个世界上的穷苦人不少,单亲家庭也不是没有,但人家还真就活的好好的,努力挣钱,有吃有喝,房车不缺。

  真正可怜的人在外表上是看不出来的,也是很讨厌别人异样的眼光的,更不想说出来博取同情。

  “手法一般啊。”

  张鹤纶看着第一个出来表演的素人,眉头有些紧凑。

  说句老实话,在坐的的所有人,对于喜剧的理解绝对比电视上这些素人强很多的。

  举个例子来讲,如果说喜剧有他的体系的话,那么这些选秀节目更像是剧组。

  而德云社这帮人是科班出身。

  有师承的比起那些自己摸索的要好太多了。

  虽然天才不是没有,但是真正比起来,科班出身还是比起那些海青强很多的。

  “已经不错了。”张九德叹了口气,替这些人说了句话。

  他是真的挺佩服这些素人的。

  一帮人中,他对那个六六的印象特别深。

  虽然是个小孩子,但就表演天赋以及台风而言,比起年纪大一点儿的人好太多了。

  “对不起,我选择不通过!”

  在选手死灰的脸色中,冯晓钢一脸严肃,声音很坚定。

  选手落寞的下台。

  “霍!来真的啊!”烧饼一脸震惊。

  “对于这些素人选手而言,就是这样。”黎九天胖乎乎的脸上带着意思回忆,叹息一声。

  他是跟着张九德见识过的,好些个没有通过的演员在后台都是泪眼婆娑。

  大男人哭的跟个小孩儿似的。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节目组能做的也就是报销路费管几天吃喝。

  晋级也不会给钱。

  但如果素人想晋级,一个导师的绿色按钮是三十万。

  节目组的胃口同样吓人。

  没办法,没有才华就只能砸钱,而且这个钱也不是想砸就能砸的。

  但是这三十万也不是白花的,能保证你顺利进入第二轮。

  是的,节目规则就是这样,就算三票全过,也不一定能进入第二轮。

  还是要靠三位评委的商量跟节目组的安排的。

  比起歌唱类的选秀节目残酷多了。

  笑傲江湖的比赛规则就跟某好声音差不多。

  至于涉嫌抄袭不涉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时间在众位师兄弟讨论的声音里缓缓过去。

  评头论足,指指点点。

  当然也有不错的节目,师兄弟们也算开了眼界。

  “有请下一组演员。”

  …..

  “到我俩了!”张九德对着众人说了一嘴。

  师兄弟们全部打起精神看着电视。

  “我来自京都,我是德云社的一名相声演员…..”

  张九德的声音低沉而又优雅。

  “我从小就喜欢相声,为了拜得名师吃了不少苦头,德云社规矩森严…….”

  电视里,张九德缓缓步入通道,画面一转,是他在看着镜头一脸认真的表情,看着镜头,脸上带着笑意:“师弟敬师哥,师哥敬师父…..”

  “出门见规矩,闭门同样有规矩,师弟不可与师哥相争,等等,虽然规矩多,但是对于我的成长帮助日益增长。”

  张九德依旧满脸严肃。

  “这太假了吧!”郭骑麟震惊了,他看着张九德,一脸不服气道:“你拜师吃苦头了??好家伙我爸给你云字儿你都不要,非要按照规矩进到九字科里,好好的师兄不要,跑去当师弟…..这是你自己选的啊!而且就算你是师弟,谁也没欺负你啊!”

  “你这叫吃苦头??”

  烧饼也愣了,特奶奶的!德云社的师兄弟里谁也不敢让你敬着啊!

  你这不是寒颤人嘛!

  张九德这时候也没法装无辜了,一脸尴尬道:“这都是剧本!剧本懂嘛?!我哪儿知道人家给我本子是这个啊!”

  “起码真实点儿啊!还师弟不跟师哥相争,好家伙你要不要脸啊!”岳云朋也一脸愤愤不平,声音里还带着委屈:“抢我东西的时候咋没念着这点儿啊?!”

  张九德不耐:“奶奶的,看电视!”

  “哦!”岳云朋抬头看电视。

  电视里,张九德跟黎九天二人走到台上。

  然后是观众欢呼声与掌声。

  “你上台这动静不比师父小啊!”张鹤纶一脸懵逼的看着张九德。

  “后期合成啊大哥,这都看不出来??”张九德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咳咳。”张鹤纶尴尬一摸头。

  “好久不见啊,我可想死你们了!!”张九德的声音从屏幕里传出来。

  “又是这!”岳云朋一脸嫌弃。

  郭骑麟幸灾乐祸:“掉地上了吧!”

  从电视里观众们的反应来看,张九德这句开场白,首次没有达到在小园子里的那种效果。

  张九德默不作声,内心却是呵呵一笑,孙子!等会儿看完劳资的表演,看你们还笑的出来不!

  很快,张九德的第一个包袱抖了出来。

  “好巧不巧,上次我去犯错被师父抓个正着。”

  “他怎么做的?”

  屏幕里的张九德侧过身,仰着头,跳起来,手伸到最高一巴掌拍下来,满嘴狠厉:“就是你是吧!!”

  然后又是一蹦:“还敢不敢了?!”

  “得了吧!变着法说人矮啊你!!”黎九天一脸懵逼。

  ……

  “卧槽!!!”

  这个包袱一出来,整个房间的师兄弟集体懵逼。

  这个时候的砸挂包袱不是没有,但是德云社目前还不多,有也只是平辈时间开玩笑,真用师父的砸挂的还就没有!

  所有人都乐疯了!

  小房间跟炸了锅一样。

  “这么砸不怕死??”

  “怕个求,你们看师父还乐呢!”

  “笑的开心着呢!”

  “……..”

  所有人都在讨论。

  只有张鹤伦一句话没吭,两眼放光的的看着电视屏幕,嘴唇都在颤抖。

  似石猴出世前的石头一般,在酝酿着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