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我在大宋贩卖焦虑 > 第九十五章 这条大腿抱不抱?
 
  陈宓苦笑道:“杨家答应帮忙震慑宴家,这事情倒是没有什么,嗯,杨家女比我大七岁,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弟子怕与将门走太近,会不会被文官集团排斥?”

  张载呵呵一笑:“排斥?……你以为的文武之间是文官鄙视武官,然后老死不相往来,生怕与之扯上一点关系,一旦扯上关系,便会被文官集团排斥?”

  陈宓有些诧异:“难道不是?”

  张载哈哈一笑:“这是谁告诉你的啊?”

  陈宓礼貌地微笑。

  怎么,我要告诉你这是我想象的么?

  张载也不为难陈宓,只是觉得好玩,陈宓对于很多事情都是成竹于胸,或者说本身就是个独断专心的人,但他的确是能力过人,很多事情都处理得井井有条,但这一次对于官场的事情,却是有些露怯了。

  不过也难怪如此,官场是个圈,不跨进这个圈,所听到的,看到的都是里面的人有选择传递出来的,你永远不知道里面具体是什么情况。

  你问一个官场内的人,问你薪俸何几,他会告诉你薪俸很低,每年不过十几贯,比大宋朝众多职业都要低,但他不会告诉你,每年的冰敬碳敬等乱七八糟的收入,可能是基本薪俸的几倍。

  张载笑道:“文官对于武官的确是有防备之心的,五代之祸可是让人心惊胆战啊,不过距离今日已有百来年,文官也稍许自信起来了,不过该防范的还是会防范的,之前狄武骧……嗯,也是悲剧。

  然而文官与武官之间的交往却不像你想的那么壁垒分明,文官要掌权,有时候要剿匪要御敌,还是得依靠武官,所以啊,为了驾驭,也会交通往来的。”

  陈宓竖起的耳朵中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词,问道:“关键是——驾驭!”

  张载笑着点头:“有悟性,关键就是驾驭!用刻薄话来说,人与狼不共戴天,但狼若是愿意做狗,那还是能够守家的。”

  陈宓停了张载说这样的刻薄话,又是吃惊又是苦涩。

  张载笑道:“这话听着刻薄,但用来形容士大夫的想法却是再合适不过的,为师尚武,与王子纯是一路货色,自然不会鄙视武人,而且杨家是忠良之后。

  你若是有意,为师不会反对的,而且这事是王子纯提出,更是事有可为,为师自己是不太愿意钻营的,但你心有大志,该上去就上去……为师和你说一个消息,子纯这次回来,陛下可能会大用。”

  张载意味深长地看了陈宓一眼。

  陈宓突然一惊。

  熙宁元年……王韶……熙河……《平戎策》!

  想起来了!

  王韶这次回来,会向神宗献上《平戎策》三篇,详细陈述攻取西夏的策略。

  因为《平戎策》既正确分析了熙河地区吐蕃势力的状况,更提出了解决北宋统治者最急迫的西夏问题的策略,其目的与神宗、王安石等变法派“改易更革”的政治主张相一致,因此得到朝廷的高度重视和采纳。

  因此,王韶被任命为秦凤路经略司机宜文字(相当于机要秘书)之职,主持开拓熙河之事务。

  从此以一文人出掌军事,担负起了收复河湟的任务!

  而在期间,王韶的职位虽然不是经略使,只是一个机宜文字,但是有神宗以及王安石的支持,他的权力甚至比经略使还要大!

  在这个过程中,王韶升左谏议大夫、端明殿学士、后来又加授为资政殿学士,在败瞎征之后,神宗拜王韶为观文殿学士、礼部侍郎,从而开非执政者被授予学士职之例。

  神宗又特授给王韶的兄弟及两个儿子官职,前后共赐给他八千匹绢。不久后,神宗再次召他入京,拜为枢密副使。

  也就是说,王韶从今年开始,将会开启他的狂飙猛进的仕途之路了。

  如果想要抱大腿,这个时候的确是很合适的,只是陈宓还是有些犹豫。

  王韶远离政治中心,但他实际上后台是王安石,当然也有神宗,王安石变法惹出来纠纷涉及不到他,但自己却是难以避免的。

  靠上王韶,难免会被视为王安石一派,届时汴京城的风暴,却是躲不过去的。

  现在摆在陈宓的面前的这一条路,其实并没有那么好走。

  但陈宓却是需要有这么一条路。

  接下来王安石将会受重用,到时候朝廷就只有两派,要么变法,要么守旧,张载便是不愿意参与新政的行为,遂渐引起了王安石的反感。

  张载知道得罪了王安石,于是上奏辞去崇文院校书职务,未获批准。不久被派往浙东明州审理苗振贪污案,案件办毕回朝。

  恰逢此时张载之弟监察御史张戬因反对王安石变法,与王安石发生激烈冲突,被贬知公安县,张载估计自己要受到株连,于是辞官回到横渠。

  自己想要在官场上有所作为,靠张载估计是不行的,所以,到时候还是得选一条路。

  如果等到张载的弟弟张戬被贬才来选,他就只能选守旧派了,但如果现在选,那就是革新派了……

  神宗赵顼能够活多少年……熙宁元年到熙宁十年是十年的时间,元丰元年到元丰八年驾崩,是八年,也就是说,赵顼会在位十八年,而在这十八年的时间,虽然变法也有受挫,但赵顼一直在坚持。

  也就是说,选择站在守旧那一面,可能会被压制十几年的时间,如果站在革新那一派,会得势十几年,但守旧派上台,又有可能被清算……嗯,一定会被清算的。

  怎么选?

  人的一生都在做选择,陈宓上辈子也一直在做选择,但面前的这一次选择却是让陈宓感觉到为难。

  他若是不知道历史,那就从心便是了,认为王安石变法好,那边投身变法派,若是认为王安石的变法糟糕,那便投身守旧派。

  但现在问题是,他知道王安石变法必败,但若是不变法,大宋朝在几十年后会大败,届时生灵涂炭惨不忍睹!

  陈宓是个穿越者,但他是自己做个事情的人,知道做事情有多难。

  前一世在一个企业集团里面做事,尚且要遇到许多困难,推动一件事情尚且难得,现在要尝试去推动一个国家……他没有这样的自信!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但肯攀援,还是进得去,但这改革大宋……比蜀道还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