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我在大佬身边吃很饱 > 第27章 第 27 章
 
苏沉香太言之凿凿了。

大概杀马特少年真的是个学渣。

他懵懂地点了点头, 接受了。

“这海带……好吃么?”

“还行吧。换个口味。”苏沉香面不改色地说道。

小白默默地伸出鬼爪,帮自家大人把暗红色,一看就不像是良家海带的东西又往口袋里塞了塞。

她漂浮在苏沉香的身后, 好奇地看着这个花花绿绿的杀马特。

苏沉香已经收走了这里作恶的溺死鬼,也算是功成身退,一边利落地系好袋子放进背包, 一边看了眼前的少年一眼, 吸了吸小鼻子, 上上下下打量他。

虽然她的目光清澈单纯,可不知道怎么,杀马特少年就是感觉到仿佛被猛兽盯住了一样, 下意识地夹紧了腿。

“这……”他红着脸看着软乎乎,娇滴滴的小女生。

“你身上有味儿。”苏沉香突然说道。

“……”好歹也算是青春期少年, 被漂亮女生说身上有味儿……他感觉到巨大的打击。

“我不是,我没有, 我洗澡的。”

“不是,你身上有阴气的味儿,你遇到什么了?”虽然淡淡的,近乎恶意的气味格外浅淡,可苏沉香是什么鬼?

她可是把古宅上上下下, 掘地三尺也能把最细微的阴气给抽出来吃掉的最敏锐的厉鬼。

不是古宅一滴阴气都没有了, 她能被饿成活人么。

就算这味道再浅淡,她也闻得到。

之前白天看见这小子的时候还没这个味儿呢。

虽然已经捞了一颗海带, 明天还能拥有食堂大餐, 可就算是小小的阴气,苏沉香也不想浪费。

而且这阴气上的恶意和孽气太重了,味儿特冲, 一闻就不是好鬼。

她顿了顿,用活人的说话语气对面前花花绿绿的小子诚恳说道,“我是个见习天师,觉得你身上有点鬼气,所以有点担心你。”她的目光又落在了这杀马特腰间的护身符上一眼。

很普通的护身符。

马马虎虎,就是那回事儿吧。

“鬼气。”杀马特就像是听天书,有心想笑苏沉香封建迷信,不过看在苏沉香是个可爱的小女生,他强忍着,头上一朵绿毛摇摇晃晃,忍笑说道,“谢谢你的关心啊,就算有鬼,我也不怕。”

他想显摆一下自己是个坚强的人,苏沉香沉默了。

“我没关心你。我就是想问问,你今天去过哪儿。”

她只想知道,他是从哪儿蹭到这鬼味儿的。

和关心有关系么?

活人为何如此自作多情。

杀马特少年也沉默了。

“我叫王立恒。”他似乎觉得这名字不怎么杀马特,撇了撇嘴角,对苏沉香说道,“你可以叫我立哥。”

“你今天去过哪儿?”苏沉香决定自己一个人过去看看,没准儿还能抓点饭来吃。

她无视了杀马特少年的话,他嘴角抽搐了一下,想凶巴巴地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不良少年,不过迎着苏沉香黑白分明的眼睛,他头顶上绿毛摇曳,烦恼地说道,“我就是和李嫣一起去了一趟那边的别墅区。”

看见苏沉香眼睛亮了,跃跃欲试的,他急忙提醒她说道,“你别过去了。那都荒废了,都没人,你一个小姑娘一个人过去,我觉得不太好。”

虽然别墅去荒废了,可没准儿还会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人。

苏沉香一看就是软绵绵的小姑娘,还这么好看,一个人去荒废的地方让人担心。

他虽然看起来杀马特,可竟然还挺善良的,苏沉香思考了一下,觉得生米必须煮成熟饭才安心。

鸭子不煮熟,飞了怎么办?

“我过去看看吧。”小白殷勤地说道。

她虽然未必比那些凶悍的,作孽太多的厉鬼强悍,可至少逃跑的能耐还是有的。

而且,也不需要苏沉香一个女孩子看起来很单薄地去涉险。

“带着头发。”苏沉香把自己的一根头发塞给红衣女鬼,看她如获至宝地抓着头发消失了,这才看向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杀马特。

“你刚才和谁说话呢?”

“自言自语。”苏沉香敷衍地说道。

杀马特半信半疑。

不过他在等家里的车来接,正好和苏沉香说话打发时间,一边没心没肺地给李嫣发短信,没有受到回复,觉得有点郁闷。

等听说苏沉香开学就上高一,还是信德高中,杀马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指着自己对苏沉香说道,“我也是信德高中,这不缘分么!”

他很自来熟,当看到苏沉香疑惑地看着自己,他笑嘻嘻地说道,“一看你就是乖宝宝型,如果被人欺负了,你就报我立哥的名字……再不行,你报我老大,北哥!肯定好使!”

苏沉香看起来就像是普通人家出身的女孩子。

信德是私立高中,学霸有,带着建校费而来的有钱人家的孩子也不少。

虽然信德高中校风非常严,可万一有不开眼的找苏沉香这样看起来软绵绵的小姑娘麻烦呢。

他真心实意地给苏沉香当靠山的样子。

苏沉香微微睁大了眼睛。

她从没有见过这么自来熟的活人。

虽然太自来熟也很让鬼为难,可这种热情的,愿意帮助她的感觉不坏,她这一次点了点小脑袋,给出了很好的回应说道,“那谢谢你了。”

她觉得信德高中这个学校,如果都是王立恒这样的同学,那环境其实也蛮有趣。有钱人家的孩子,其实褪去偏见,也都是很好的人。

她一边心不在焉地和他说话,一边眺望远处。

等了好一会儿,一道血红色的影子从远处以看似缓慢,其实转眼就到了她面前的速度出现。

“有一栋别墅有问题。阴气很重,不过里头没有鬼。”小白想想那别墅里诡异的装饰,就觉得有点不舒服,趴在苏沉香的肩膀上,摸着自己还有一些浅红的伤痕,顶着支离破碎的脸轻声说道,“鬼气都发黑了,之前肯定有厉鬼,而且害过人。他们挺幸运的,应该是去过别墅,不过没撞见鬼。”

别墅里有阴气,却没有厉鬼,应该是厉鬼离开了别墅。

如果厉鬼还在别墅,去过的人不可能平安无事,还在苏沉香的面前活蹦乱跳的。

王立恒身上的鬼气,大概就是路过别墅区,沾染到了一些残留的鬼气。

既然没有厉鬼,苏沉香就没有兴趣了。

她心里默默可惜了一下和自己擦肩而过的饭。

无缘。

心疼!

“大人,给你。”红衣女鬼把一小块橡皮糖拿给苏沉香。

她离开的时候,顺手把别墅里的鬼气包圆儿了,靠着苏沉香的头发上的阴气震慑正好捏出一颗橡皮糖。

苏沉香瞬间被治愈了。

她美滋滋地接过来,开始明白收取手下的好处。

“你去过那边的别墅区?”

“是啊。不过就是站了站就走了。”杀马特少年摸着自己被抽了一巴掌的脸。虽然对苏沉香印象挺好,也知道苏沉香看到了之前手机里的那几张照片,可他是不会把自己朋友的家里事随便说的。

他闭紧了嘴巴没有提及李家的事,看见苏沉香背着包向远处的车站走去,急忙招呼她说道,“要不你坐我家的车回去吧。”

“谢谢你,不过不用了。”

苏沉香觉得他很热情,不过没有必要。

虽然王立恒身上的护身符对她没什么作用,不过如果坐在他家的车子里,狭小的空间,小白和护身符在一起应该也不舒服。

她是这么体贴的大人,红衣女鬼都被感动了好么,眼泪哗哗地跟着她一起走向了车站。

看她不愿意跟自己一起走,杀马特少年也没有勉强,自己继续等车。

他没有再邀请自己,苏沉香顿时松了一口气。

等坐上了公共汽车,坐了快一个小时才到了家,苏沉香先把今天得到的海带和橡皮糖都收好,又清点了一下自己的储备粮……面包已经全都吃掉,干脆面只剩下一包,龙须糖还剩点糖丝儿,这两天她真的饭量超大的。

把剩下的饭都拢了拢,苏沉香唯恐食堂跳票,又发信息提醒了一下陈天北一定要过来。

这件事她没有瞒着苏铭,苏铭也知道。

听说陈天北体质特殊,苏铭就知道,这必定是陈家的机密。

因为连陈总都似乎不太了解陈天北的问题。

在陈总的嘴里,陈天北性子孤僻,不过人却不坏,很仗义,也很直率,还和陈家本家关系极度恶劣,这些年没有生活在陈家,而是和已经与丈夫分居的母亲住在他外公家里。

至于陈天北身上的秘密,苏铭思考了一下,对苏沉香说道,“我不会和陈总说陈少的事。”

“诶?”

“他是你的客户,他的秘密等于你的商业机密。就算我是你哥,也不会把你应该保守的秘密说给别人听。”

陈总是他的老板,也算是他的朋友,可陈天北是苏沉香要去帮助的人,没有他的点头,苏铭不会胡乱说关于他的事给任何人听。

想到这里,他就跟苏沉香说道,“请陈少来家里见面,第一次我陪着你。”

虽然陈总的嘴里,陈天北是个很好的年轻人,可苏沉香是个单纯的小女生,他还是想陪着她。

“不用不用,你最近不是超忙么,别为了我又请假了。”

苏铭加了好几天夜班了,累得不行,明显是公司有很重要的工作。

“不行。”

工作重要。

可……熊孩子比工作重要。

苏铭抽了一下这破孩子的后脑勺,沉着脸指挥道,“去做饭。”

红衣女鬼看看威风凛凛胆大包天的活人,再看看敢怒不敢言,乖乖去当做饭小厨娘的自家老大,沉默了一会儿,慢慢地,慢慢地凑到板着脸的年轻人的身边,露出隐隐约约,支离破碎,让人心脏炸裂的一张鬼脸,血衣嘀嘀哒哒地滚落着鲜血,努力挤出讨好的笑。

“大人,需要小的服侍么?累了吧?我生前会按摩,可舒服了!”

满是血色裂痕的鬼脸近在咫尺,狰狞地扭曲着。

苏铭:……

他真谢谢她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啥都不知道的地雷、哼哼爱决大的地雷和3和火箭炮啦么么哒(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