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大唐斩妖人 > 第八十七章 一个人的江湖(五)
 
  就在何长安一剑洞穿猴魁眉心时,三百里开外的乌鸦山上,传出一声凄厉惨号。

  一座鬼气森森的石洞深处,一大团黑雾疯狂翻滚,迅速凝视成形,却是一条黑色龙鱼。

  亦实亦虚,乃一大妖身死道消后,一腔怨念经久不散,重新修炼成精的鬼物。

  这条龙鱼,曾是大河下游的一条黑色鲤鱼,依靠吞食大量水族,修成精怪之物。

  后来,因缘际会,吞食炼化一截仙人遗骨,竟然化形成蛟,在大河下游入海口一带,称王称霸数百年之久。

  后来,偷听到有高人说过,龙门瀑布是一处玄妙所在,可通一处洞天福地,普通鲤鱼若能一跃而过,便有机会蜕变成龙。

  龙鱼狂喜之下,逆河而上,来到龙门瀑布前,打算也来一次‘鱼跃龙门’。

  不料,它刚刚跃过龙门,尚未化形成真龙,便被一道天罚神雷按在地上摩擦,只几个呼吸,便落得个身死道消……

  一腔怨念修习鬼道之法,经过数百年苦修,竟然成了气候,兴风作浪,祸害人间。

  猴魁的神魂印记,便是它种下的。

  何长安虽然小心谨慎,在控制猴魁心神的瞬间,就斩断其神魂联系,却依然被这条龙鱼精魄修炼而成的鬼物察觉。

  剑意透体时,它一阵惊疑,但很快就察觉不对。

  斩杀猴魁的竟然是一名粗鄙武夫!

  这位墨玉夫人怒不可遏,仰天嘶吼,就地一滚便化为一名体态丰腴的妇人,冲出石洞,便要前去灭杀何长安。

  一出洞,妇人就看见一个平平无奇的中年男子,悠闲的坐在不远处的一块岩石上,一把竹剑横放膝头。

  正在慢慢喝酒。

  妇人心下惊疑,站在洞口面色变幻不定。

  对方悄无声息摸到‘洞府’门口,自己竟然毫无觉察,想一想就让它心头一紧。

  尤其是、那把竹剑,难道是……

  “就说这乌鸦山上一股鱼臭味,原来是条死鱼。”中年男子很失望,懒得再看那鬼物一眼,低头喝酒,嘀咕一声‘没劲’。

  中年男子灌一大口酒,长身而起,向前跨出一步,便在百丈以外。

  手中竹剑随手一挥,墨玉夫人,及其身后那座乌鸦山,犹如切豆腐那般,被无声无息的一分为二……

  ……

  何长安受伤极重,大口大口的吐血,脸色衰败的厉害,脸上甚至出现细密的皱纹。

  奇怪的是,他的气机却丝毫不显衰败,反而由极度衰弱状态,逐渐复苏、强劲起来;

  否极泰来,脉动如鼓。

  口鼻之中喷吐出来的炽热白汽,凝而不散,犹如两条小蛇,吞吐不定,龙盘虎踞……

  这番诡异的景象,让守护一旁的魁梧老人、小慧二人面面相觑,惊疑不定。

  ‘爷爷,这是什么景象?’小慧毕竟少女心性,耐不住性子,传音问道。

  ‘不要多问……知道的越多,就越难受,你去煎药吧。’魁梧老人有些神不守舍,不愿多说,起身站在瀑布前数百丈处,沉默不语。

  小慧很乖巧的去煎药了。

  有人从极远处走来,一步跨出,就是数十丈,老远就喊:“何长安,你知道吗,刚才我一剑就劈了一座山,简直不费九牛二虎吹灰之力……”

  十几个呼吸后,那人来到龙门瀑布前,却是一名平平无奇的中年男子。

  魁梧老人向前迎了几步,小慧蹲在药罐前,伸长脖子看着来人。

  来人自然便是阿飞。

  他随意看来魁梧老人、小慧一眼,快步走到何长安身边,突然脸色微变,继而嘿嘿笑了起来。

  “这傻小子,还行啊,”阿飞一屁股坐下来,口中啧啧称奇,嘀咕道:“就是资质实在太差,连我阿飞的万分之一都没有。”

  魁梧老人、小慧听的有些牙疼,觉得这名中年男子、有些言过其实。

  ……

  何长安躺在一片干涸的心湖之中,浑身血肉模糊,经脉被撕扯的七零八落,丹田灵海也碎成七八片,看起来凄惨无比。

  他挣扎着、想爬起来,稍微一动,便是一阵死去活来的剧痛,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但就这样慢慢死去,他又不甘心。

  他还年轻,好不容易重活一世,还有很多逼没装,还有很多花没插,他才十八岁……

  何长安突然想起了吕先生,那位温和、平凡而古板的老读书人。

  老读书人说过很多话,唠唠叨叨的,像所有善意的老人一样,总会把一些很简单的事情,讲出一大堆道理来;

  而对一些很高大上的问题,却往往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其中,便有关于武夫破境、剑修、长生等问题,何长安很认真的请教,老读书人很不负责任的随口敷衍,偏生一脸郑重其事……

  ‘人人都说修行之法,是逆天而为,连天都逆了,你的气机还能顺畅吗?’

  ‘破境破境,没有境,破什么破?是破罐子破摔还差不多。’

  如此这般,等等。

  何长安还想到很多人,老爹,李义山,赵正,杜十三,温太原,沈岩,郑公,小尼姑,郑红袖……

  对了,还有阿酒。

  那个黑而清秀、板上钉钉的丫头,体内没有一丝一缕的灵气,一把竹剑是如何做到一击毙命的?

  是剑意。

  剑意、有是什么呢?

  何长安沉浸于思索,来自奇经八脉、丹田灵海和神魂深处的剧痛,似乎稍微缓解了些……

  他想起很多往事,有前世的、有今生的,沉寂的小黑棍微微动了动。

  他突然有了一丝明悟。

  何长安强忍着彻骨的剧痛,慢慢调息,开始搬运大小周天,让小黑棍循着经脉慢慢流转,不再刻意追求吐纳……

  心湖之上,开始有白雾蒸腾、凝聚,最后化为一点一滴的灵液,从高处滴落下来,砸在干涸、龟裂的土地上。

  一滴,两滴,三五滴。

  犹如一场姗姗来迟的春雨,终于淅淅沥沥的落下来,丝丝缕缕,润物无声。

  经过春雨的滋润和浇灌,何长安被撕裂的经脉、丹田灵海,开始变得柔软,散发出阵阵青草的气息。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

  远远的,有春雷阵阵,雷声如鼓。

  心湖里,有人慢慢坐了起来,嘀咕一句:‘那个自称剑修的阿飞、太能吹牛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