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名门冷少极致宠阮欣雅霍驰轩 > 第994章
 
木菲儿真的是佩服了,相少柏不是普通的人呀,财大,气场也大,她比不起,“那不用了,我现在想好了,我得回家,我爸我妈不在家也得回家,你这里,不是我的家,只要我还没嫁给你没领证,就不是的。”越发的不想嫁了,逃婚的事也不想做了,她突然间觉得自己以前的想法很天真很无聊,可,她要报复他,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了,除非是她发了一笔横财,然后,专抢他的生意,但是,她现在可以说是身无分文的,她根本没有什么资本跟他斗的,越想越是沮丧,若是逃婚的事她自己给否决了,那要报复他也就真的是遥遥无期了。

一瞬间,脑子里千回百转。

或者,就慢慢的进行吧,她要让自己有强大的那一天。

他不走,她也不进去了,有些话,就在这时候说清楚,也好。

“相少柏,我不想跟你结婚了。”平淡的说完,虽然有些儿戏,可跟他一起,又有什么是正常的呢?从来也没有。

“甘雪,婚不是你想结就结,想取消就取消的,结婚的事已经登报了,你这话,我就当从来也没听见过。”他说完,抬腿就进了房间,再也不理会她了。

无措的靠在栏杆上,所有,都是那么的乱,她真的不想的,但是这乱,真的无法理清无法消去。

要取消结婚这事,若是没说也就罢了,此刻说了,越发的不想结了,越发的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象个孩子了,报复了他又怎么样?他丢的不过是一时的面子,然后很快就可以换个女人结婚的,这世上女人多得是,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也不少。

穿着风衣,却还是冷,缩着身子,喷嚏一个接一个的打,不要又感冒了呀,她不想赖上相少柏来照顾她了,一转身,推门而入,房间里空荡荡的,相少柏并不在,这样挺好的,最好他出去了才好呢。

可是一推门,吧台里那个坐着的男人可不是相少柏吗?

他在喝酒。

一个人喝呢。

吧台那里只开了小灯,明明暗暗的感觉,如梦似幻,她到处看着,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手机,更别说是钱包了,原本从电影院里出来就在他手上拎着的,所以现在找不着她也只能去问他了,不情愿的走到他身边,“相少柏,我的手机和钱包呢?你放哪儿了?”

他头也不回,道:“丢了。”

唇角抽搐了,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的坏呀,“相少柏,一定是你给乱丢了,我那号码里有很多人的电话呢。”

“行了,别吵,明天给你找回来。”

“我现在要打电话就要用。”

“三更半夜的,你要打给谁?看我有没有号码,若是有,你用我的手机打。”

她有想杀人的冲动,可是看着他的背影,却颓然的靠在了墙壁上,全都是无力感呀。

遇见他,就是一个错。

她知道身无分文的感觉,就连走路也会被人吓坏的,再也不想那样了,想想,便是怕,况且,她现在也不适合多走路的,就这一会儿找东西,脚底板已经抽痛的不行了。

“是不是明天真的能找回我的手机号?”

“可以的,都初六了,移动公司一定有人在值班的,大年初一都有的。”

“那手机呢?”

“买一个呗,明天一早,我陪你去买。”

丫的,又要花他的钱了,她不喜欢呀,可是现在,总不能又让她回头去找洛北南,心肝颤呀,她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好……吧……”不情愿的应了,转身就向房间而去,“我去睡了。”

“你放心,晚上我睡你隔壁,结婚前我不会再碰你了,不过,若是我喝醉了做了什么,那不能怪我。”

她停住,回头看看他手中的酒杯,他现在就在喝酒呀,可不可以不要说话这么吓人呀,她头痛着,罢了,早就想开了不是吗?

一次是,两次是,真的无所谓了,她的身子早就不是干净的了。

床上躺着,卧着,趴着,变换了无数种姿势,可是,已经睡了一天一夜的她半点睡意也没有了,于是,开天窗,听风铃,看夜空,眼睛就那么看着,时间过得只一个缓慢了得。

她却只是静静的躺着,没有选择的,她现在只好这样了。

快天亮的时候才迷糊的睡去,好在,相少柏并没有坏心肠的叫醒她,一睁开眼睛,才发现已经过午了。

爬起来,揉着眼睛,头有些痛,这就是睡得晚的后果,白天补得再多也不会舒服的。

她才动一动,一旁就传来了相少柏的声音,不知道盯着她看了多久了,居然她一醒过来他就知道了,“起来吧,去洗个脸,然后去牡丹园把早餐午餐一起吃了,再去买手机和包包。”

她‘刷’的跳下床,身上的睡衣还在,长舒了一口气,身边一直有条狼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却,偏又赶不走那狼。

初六了,看看时间,快得不得了,这两天都没去看爸爸了,想想也罢了,以后,找机会再去看吧,反正,她顶着两个人的身份呢,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

洗手间里净了手脸,出去的时候,相少柏已经换好了衣服等在那里了,低头正看着腕表,那表,至少也得有十几万吧,他就不怕被人打劫了?还穿得那么好看,真是让她讨厌着,还是穿昨晚的那件风衣,她挺喜欢的,冲着他淡淡的道:“走吧。”

他的视线这才从表上移开,高大的身形走向她,让她有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干吗?”

“我抱你走吧,这样你好的快些,估计再两天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不用,我慢慢走,没关系的。”

“可我有关系,时间就是金子呀,甘小姐,你不知道吗?”

“我可以自己去,不用你陪着。”他该干吗干吗去吧,走在他身边,她的压迫感真的很重。

“甘小姐,我们三月三就要结婚了,现在,我可是你的未婚夫。”

“相先生,我们还没订婚呢。”可是这样说着的时候,她却想起了她做木菲儿的时候与他定婚的那一天,那一天的兰多风光呀,可是,他说不要便不要了,现在,兰还不是凄惨的被他甩了,只为,兰要害死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