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大唐:吃瓜的我被女帝偷听心声 > 第四十九章:三十六天罡
 
  原州,以平凉郡为中心的三十六个地支位置上,各站着一位身穿道袍,手持黑色龙棋的男人。

  他们黑衣黑靴,头戴黑色龙纹冠,腰间皆挂一个铜葫芦,一脸严肃的挥舞着黑色震妖旗,嘴里念着人类听不懂的咒语。

  手指伸向虚空的瞬间,一道金光乍然出现在每人的指间,伴随着咒语的加速,金光乍现开来,形成一团光圈。

  左手的震妖棋不停颤动,伴随着次次的爆裂声,右手的光团顺着他们的指尖覆盖到锦旗之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弭于无形。

  众人大喝一声,手中锦旗便在瞬间插进地面,只留上半米来高的旗杆立于地面。

  其中一个男人微微点头,一招手,不远处的衙差便跑了过来。

  他指着旗杆郑重其事道:“好好看着,不要让路人破坏了棋面,切记。”

  “是!”

  三十六人准备完成后,一支支响箭冲上天际。

  不远处的客栈内,一人伫立窗边,数着响箭的数目。

  待到三十六支响箭发射完毕后方才朝着楼下跑去。

  平凉郡内的一家客栈的厢房门口,黑衣侍卫带刀肃立,杀意甚浓。

  房内一人黑衣黑靴正静静等待着。

  房门推开后,观测响箭的侍卫跑了进来,双手抱揖单膝跪地,待他报告完情况后,阴弘智面露喜色,一挥衣袖,便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

  ……

  入夜。

  冯天宝被李治以查问案情的名义带进了行宫。

  领路的侍卫在行宫门口匆匆离开。

  冯天宝独自一人走在只有寥寥灯火,瞧着却黑漆漆的夜路上,内心闪过一丝疑惑。

  这大半夜的,守卫军去哪里了?

  他这个疑惑很快就有了答案。

  李二所在的大殿附近,冯天宝明显感受到了军队的气息。

  他们纷纷隐匿于暗处,杀伐之气清晰可见。

  还有一点。

  如若他是戴罪之身,为何侍卫不将他牢牢扣住,却要让他独自前往主殿?

  冯天宝疑惑。

  待到行宫主殿门口,看到海公公一脸愁云的伫立门边。

  他见来人正是冯天宝,手里的拂尘轻轻搭到臂弯后往前走了几步,直接走到冯天宝面前,这才开口说道:“快些进去吧,两位主上都在等你。”

  冯天宝一愣。

  海公公今日吃错药了?

  平日里他对自己可都是嗤之以鼻的,今日如何这般毕恭毕敬?

  不寻常。

  冯天宝也不露声色,作揖一拜后抬腿踏进大殿。

  在一个小宫女的带领下才进到侧殿的卧房。

  小宫女在卧房门口退了出去,冯天宝这才站定,他稍稍探了探头,这才看清,整个大殿内居然空无一人。

  想到此处,他轻轻抬脚踏进卧室。

  这不进来不知道,一进来差点就一个踉跄。

  李二居然醒了,此时正侧卧在床上,直勾勾的盯着门口鬼鬼祟祟的冯天宝。

  旁边站着一个年轻人,手里端着白色的玉碗,不是别人,正是李治。

  冯天宝稍露尴尬,却不敢似平常那般苟笑,只得恭恭敬敬的走上前去,双膝跪地就是一拜:“草民等天宝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二没事了?】

  【在牢里不是听说李二生命垂危?此时看他脸色还可以呀。】

  【这事,有点蹊跷啊。】

  李二靠在榻上,轻轻朝李治摆了摆手,李治便将药碗放下,坐到李二身旁,将他轻轻扶起。

  李二这才缓缓开口:“起来吧。”

  冯天宝慢慢起身,惴惴不安道:“陛下,请保重龙体呀。”

  李二轻咳一声后招了招手。

  冯天宝会意,向前走上三步,离李二的距离不过一米。

  李二点头,这才娓娓道来:“国舅不必担忧,朕的身体无碍。

  只是,当下局势已然明了,还请国舅助我一臂之力。”

  冯天宝:“……”

  【李二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已经知道武曌不是真凶?】

  【还是说这一切都是他在做戏?他知道阴妃有阴谋?】

  冯天宝有些震惊,却表现的十分镇定,双手抱拳道:“草民虽然胸无大志,却也愿意为陛下略尽绵薄之力。”

  【只要你不砍我,让我去做啥都行的。】

  【既然你不怀疑我和大佬,大佬应该很快就可以出狱了。】

  【芜湖~】

  “额?”

  李二倒是有些吃惊。

  人人都传说武曌下毒,冯天宝是帮凶,他深夜召冯天宝过来,不说下毒之事,冯天宝看到他身体无恙,居然不好奇?

  此人是个干大事的。

  李二不接默默投来赞许的目光。

  “你看看。”李二将一封秘信递了出来。

  冯天宝不敢怠慢,双手接过后,慢慢看了起来。

  写信之人名为权万纪。

  原来,李二对齐王早有戒心。

  齐王远在外地,他的举动长安方面并不是毫不知晓。

  唐太宗怕任职千外地的儿子年轻骄纵,所以特意选择了一些刚正之士为长史、司马,用以辅佐诸王。

  一旦诸王有什么过失,他们便随时进行劝谏并将情况上奏千太宗。

  说到底,这也是监视这些藩王,防止他们叛乱的一个好办法。

  齐王府内有个叫权万纪的长史,他刚正忠直,以前曾做过吴王李恪的长史。

  权万纪名义上虽是齐王的手下,是皇帝派来辅佐齐王的,实际上也承担监视齐王的任务。

  他看见齐王在舅舅的咬使之下做了许多不法之事,便屡次犯言直谏,并在奏疏中将这些事透露给了唐太宗。

  因此,李拓也受到了父亲的谴责。

  对于权万纪的好言相劝,李佑非但不听还记恨在心。

  看李佑顽固不化,权万纪便采取了实际行动来保护齐王不受小人们的引诱。

  他先是赶走了李佑身边最为亲近的昝君蕃、梁猛彪等江湖人士,随后还把齐王豢养以供玩乐的秃鹰也全都释放。

  权万纪的种种做法使得李佑心中的仇恨进一步加深,他秘密地与昝、梁等人商议要杀死权万纪。

  权万纪觉察到齐王想要谋害千他,便将此事上奏太宗,还把李枯的亲党逮捕入狱。

  齐王认为自已被权万纪出卖,恼羞成怒,不顾父皇的诏令,秘密安排手下多人,想将即将前往长安的权万纪杀死。

  这封信是权万纪临死之前托亲信送出来的,字迹潦草,信纸处斑驳血迹清晰可见。

  冯天宝默默叹息。

  【一个好人就这么死掉了。】

  【真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