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强扭的瓜超甜的[穿书] > 第48章 反攻
 
因为昨晚的豪放行为,卫冉像个犯错的小媳妇闷头吃完早饭,放下碗留一句去李月那里码字,人就跑没影了。

顾淼淡定吃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上午直播她都不敢露脸,只开着背景音乐,慢悠悠打游戏。

今天心情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总之罪魁祸首跑了,有些闷气总要找人承受。

直播间观众发现今天主播不仅不露脸,还很无情。

哪怕连线直播间观众互动,也是手下不留情,干脆直接的送走一个是一个,平时可一可二不可三的宠粉原则,被抛到爪哇国了。

即便今天的主播不对劲,还是有一批批粉丝前赴后继等着被虐。

一上午,顾淼在游戏里舒坦了,心里那点因为突然被压的不好意思与别扭劲也过去了,温声谢过直播间粉丝们的陪伴,退出直播间出门。

好几个小时没见着卫冉,心里还挺想的。

隔壁李月家里,静悄悄的,顾淼站在门口侧耳听了下,也不知道两人在不在家。

大概是卫冉心里那股羞臊劲还没过去,上午没回家不说,消息也没一个。

她抬手敲门,敲三下停一下,节奏感很强。

敲了两分钟,屋里的人还没开门,顾淼掏手机打电话。

声音在自己那屋响起,回去一看,卫冉的手机落在卧室,没被主人带走。

再打李月电话,没人接。

出息了!

打开微信聊天群,顾淼第一次在群里艾特别人。

【卫冉,回来吃饭!】

平时规规矩矩发消息的顾淼都会在话末带上冷静的句号,带着明显表示情绪的感叹号,还是第一次。

足可见,她现在的心情,要么很好,要么很坏。

本来安静的群,因为顾淼的出现,消息一条一条的往下刷,没多久她那条让卫冉回来吃饭的消息就被覆盖。

卫冉手机没带,李月回复了一句:【ok】

底下齐媛还在八卦,想知道海城这边发生了什么,被李月搪塞过去。

没多久,门被敲响,顾淼过去开,门外前边站着的是拿着手机还在群里与齐媛斗嘴的李月,卫冉弓腰缩着身子,躲在并不高大的李月身后。

顾淼冷脸含笑,声音温和:“舍得出来了?”

李月见她那表情,就是一个哆嗦,非常有眼力见的出卖发小,一个扭身先进屋,“你们聊,我去布置碗筷。”

屋里当然没开火,顾淼关掉直播就去找卫冉了,哪有时间准备午饭。

这边顾淼还在等卫冉出声,李月已经自觉的去厨房,没蹭着饭,就自己动手呗,顺便再看会戏。

门口走道里寒风阵阵,温度比屋里低好几度,顾淼看站在门口像根木桩子似的卫冉,就穿一件棉睡衣,怕她冻着牵着人进屋。

关上门,又牵着人去沙发上坐下,等她的手不那么冰了,顾淼才开口,带着无奈:“还要躲着我?嗯?”

卫冉低头,小媳妇般缩着脖子不吭声。

“下次不许再喝那么多酒了,知道吗?”

低头的人脑袋点了点。

这事就算翻篇了,顾淼看卫冉还低着脑袋不敢抬起来,无奈的笑了,倾身过去捧着她的脸亲了下,“行了,别纠结了,我真没生气,就是有点突然没缓过来,下次想这样直接提出来,我又不是贞洁烈士,思想没那么顽固不化。”

卫冉这才敢直视她,害羞的笑了。

厨房里传来李月翻到锅子的声音,顾淼温柔落下一吻,才起身去厨房。

李大小姐果然不是下厨的料,水洒了一地,水池里待洗的菜都快漂出来了,大小姐还不关掉水龙头。

“我来吧,你去外边歇着。”

李月不好意思的移开身体,让顾淼进来,不动声色的瞧了眼,脚底抹油溜了。

玻璃门关上,厨房油烟出不去,外边两人叽里咕噜的悄悄话也听不着。

午饭简单,四菜一汤,都是家常菜式,顾淼手艺虽说不算很好,但比起卫冉的特色菜,李月已经很感激了,破天荒吃了两碗饭。

吃完饭,按理应该是屋主人的午后悠闲时光。

可卫冉似乎还没彻底从昨晚的主攻中出来,顾淼替两人切了些水果放在茶几上,自己去卧室继续直播,留客厅里两人继续说着悄悄话。

——

直播到一半,顾淼收到阿涛消息。

“老板,老韩不见了。”

老韩,年纪比阿涛还要大几岁,顾淼一直喊他韩哥,负责外务这块,几天前接到一个单子,负责护送一批珍贵瓷器去容城,送到那里一家私人馆藏里。

因为这次是送物件,所以不需要派多少人,韩哥只带了两个徒弟开车去容城。

单子很大,珍贵瓷器送到任务对象手里,可以抽一成辛苦费,这笔辛苦费对于搬迁到海城还在起步阶段的安保公司来说,无异于天降馅饼,所以阿涛核查了下双方信息没有问题后,便答应了。

顾淼也是知道这事的,她新上任,对于公司运作不太熟悉,阿涛一直负责公司业务,外务这块也是他经手。

问清楚韩哥在什么时候没联系之后,顾淼觉得自己大概是要出门一趟。

整个安保公司,还闲着的管理层,就剩她一个,其他人不是正在忙业务,就是在忙业务的路上。

阿涛其实也不想老板出去,但顾淼坚持,他只好让自己徒弟跟着,一来是保护,二来安排路上行程。

决定了出门,身边的人和事就要安排好。

阿涛保证会24小时看护小区后,顾淼才抿唇清除聊天记录,不让卫冉察觉到自己这次出门是去容城。

上次陌生女人对自己出手,哪怕卫冉当时隐藏得挺好,顾淼还是察觉到了,她似乎很恐惧自己出事,当时牢牢抓着的手,有一种如果自己出事,她也会找那人同归于尽的决然。

两人是恋人关系,恋人之间相互疼惜是应该的,卫冉以前就是自己女朋友,她爱自己护自己,这些都没问题。

有问题的是,为什么对方那么紧张自己受伤?紧张到站都站不住,好几个小时还处在心理阴影中?

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以前受过伤,卫冉不能承受,所以她才恐惧,害怕,差点崩溃。

想通这点,顾淼心里又会有新的疑惑。

什么样的伤会让对方差点崩溃?自己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些疑惑,大概只有容城那个诡谲的地方,能给她解释了。

与阿涛敲定何时动身出发后,顾淼继续直播,到傍晚五点半才退出游戏,关掉直播间。

客厅里只有卫冉一个人,还是坐在沙发上敲键盘,李月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顾淼倚靠在卧室门口,看低头认真打字的女人。

外边天已黑透,客厅里落地灯照着沙发上的人,柔和的光笼罩着,卫冉更显秀气。

许是察觉到顾淼的视线,卫冉抬头,果然见到门口的人,笑意自然而然流淌开来。

“阿淼,你直播完啦!”

两人一起住之后,习惯了顾淼直播时卫冉在客厅安静待着,要么写作,要么看书或者玩手机,总之她不会进卧室打扰正在努力挣钱的女朋友。

“嗯。”顾淼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伸手将笔记本挪到茶几上。

落地灯柔和的光霎时将两人全部包裹,顾淼在这温暖的光里,吻上卫冉的唇。

明天就要出发,她想珍惜眼前的每一分每一秒。

在客厅里耳鬓厮磨好一会,顾淼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已经软成水的人,抱着她在沙发上坐好,亲了下,起身去厨房做晚饭。

有些活,吃饱了才有力气干。

因为心里惦记着某些事,晚饭做得很快。

两菜一汤,一大盆白米饭,卫冉细嚼慢咽,不时抬眼打量有些过于主动的顾淼。

平日里就冷静自持的人,自然不会在这悄咪咪的打量中露了心思,淡定吃着,盛饭夹菜的频率与以往没任何区别。

等吃完饭洗完碗,卫冉也洗澡完,躺在床上玩手机。

新床单与被罩都是淡蓝色,在床上看视频笑得打滚的卫冉,穿着纯白睡衣,就像是天空里飘着的,可口的棉花糖。

顾淼拿衣服时视线扫过,唇角带笑,眼底划过不舍,更多的却是宠溺。

这一夜,与昨夜相同,又不同。

好些知识点并没有巩固的顾淼,因为即将到来的分离,忍不住放开拴住心底猛兽的名为理智的铁链,一次次折腾卫冉。

至天光熹微。

怀中的人疲惫不堪,睡了过去,睡梦里都嘟着嘴,似乎特别不满。

顾淼撑着右手,低头看安静睡着的人,笑得温柔恬静。

原来这种事,做多了也会上瘾。

七点五十分,阿涛打来电话,响铃一声便挂断。

顾淼知道那边已经准备好,自己随时可以出发,她轻轻起身,去厨房做早餐。

红豆小米粥,一碟馒头片,再配上腌制的酱萝卜。

量不多,她没做自己那份,怕一会舍不得走。

做好这些,顾淼去洗漱,回房换衣服。卫冉还睡着没醒,她走过去轻拍拥着被子睡得香甜的人。

卫冉迷迷糊糊醒来,看到顾淼,扭头就往被子里缩。

情形与昨日晨间醒来时一样,躲在被子里的卫冉气呼呼的,背对着顾淼不时发出一声有力的冷哼。

“乖,起来吃饭。”深知自己犯错的顾淼,柔声柔气的哄她:“我要出差几天,阿涛那边准备好了,大概一周后回来。”

卫冉蹭的转身站起来,被子滑落,露出还没穿衣物的光洁身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