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灵异空间通关计划[无限流] > 第36章 温泉旅馆
 
海兰歌把原本要告诉池小雏的话都停在了嘴里。

他本来想告诉他很多事情的,想说他们可能被某种未知的存在联系在一起过。海兰歌想起自己愈合上的的伤疤,那只带血破碎的小熊玩具,他逐渐受损的大脑颞叶……

可池小雏现在把一切说得那么美好,竟令他不想告诉他。

海兰歌心里微微沉下来,他把钢琴合上:“你吃过晚饭了么?”

池小雏:“怕来不及,在宿舍啃了半个柚子算么?”差点没酸死他。

海兰歌不语,提起自己一个随身的男士手提包起身离开了舞台之上,池小雏眨了眨眼睛立刻会意跟上。

海兰歌把池小雏带去了南安市一家很有名的饭店,这家生意十分不错,海兰歌没来过但听经纪人提过几次,就提前订了个最好的包厢。

都晚上这个点了,这店外还有许多不少排队的人在等叫号,海兰歌把车停下,直接带着人进去了。他又叫了一桌菜,菜上得很快,而且每一道都是南安的特色,色香味俱全。

菜虽然是海兰歌叫的,但他自己却没吃几口。他像是很了解池小雏的口味,光是螃蟹就叫了俩个菜,一道清蒸的,一道黑胡椒避风塘炒。还让上了一条清蒸鳜鱼和香酥大明虾。

池小雏:“太多了吧?”

海兰歌淡淡地说:“有的吃就吃,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是最后一顿。”

“……”池小雏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心里有些触动。他小心地问:“哥哥,一会儿吃完了饭,你想要去我学校里转转么?”

海兰歌对大学生活并不感兴趣,但是他想看看这家伙平时生活的地方。

海兰歌开车把池小雏送回了学校,已是晚上,南安地质大学内光线并不明亮,路灯把道路一段段地照亮,宛若黑色海洋里的一个个小岛。海兰歌与池小雏并肩而行,明明没认识多久,这样一起走路却好像是刻入了骨髓里的习惯。

他们偶尔说起一两句话,谈起各个教学楼之间的用处。

池小雏:“对了,你大学是哪个学校的?”

海兰歌:“斯坦福。”

“……”池小雏点点头,“哦。”

池小雏走着走着,觉得周围好像越来越黑:“最近是要下雨了么?我怎么感觉有些闷。”

海兰歌来之前有查过一周的天气,自然知道不可能下雨。他很警觉,有了种不祥的预感,隐约感觉之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别走了,我送你回去。”

“我宿舍就在前面。”池小雏指了一下方向,“不远,几步就到了。”

海兰歌皱眉:“那快点吧。”

两个人加快了脚步朝着宿舍方向走过去,只是不知道以往半分钟就可以走完五十米的路为什么这么长,足足走了一分钟都没到。海兰歌心下一沉,拉起池小雏就要往回走,可是当他们回过头就愣住了,因为背后已经没有路了,只剩下一片幽暗无光的漆黑。

那种压抑的熟悉感觉又上来了,仿佛他俩对此已经经历过不止一次。

池小雏:“……还往前走么?”

海兰歌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觉得命定于此,似乎有些事情无法改变。他说:“只能这样,没路了。”

两个人沉默一秒,重新向着前方走过去。道路越走越黑,漆黑如同油漆一样压在了身上。最后走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出现了亮光。漆□□路的尽头,浓浓的白雾将他们两个笼罩在了一起。

终于,此刻缺失的记忆重联,他们两个又把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都记起来了。

池小雏大脑疼痛嗡鸣之间,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欢迎18323395号池小雏回到无尽空间!】

【此关人数3/3,无通关底线人数】

【请您加油】

池小雏愣了半天,接上记忆立刻转过头去看身边的人:“海海海!海兰歌!”

海兰歌就在他身边,半个身子掩匿在逐渐散去的黑雾中,面色是说不出的表情复杂:“在,别喊魂。”

池小雏与他大眼瞪小眼,许久,他从海兰歌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的微妙的尴尬。

“诶嘿!”池小雏蹦过去就差贴着人家了,“你居然跑南安来开演唱会!你是不是为了我?”

海兰歌:“……”

池小雏笑得嘴角咧到耳根下:“你还教我弹琴,我是不是你的第一个学生!哦不,你好像还教过孤儿院的那群鬼。”

“……”海兰歌冷冷嘲讽,“你那么普通,却又那么自信。”

池小雏笑了:“我不管,你心里有我!你都不记得我了还跑南安来,你心里有我!”

海兰歌沉默一秒,突然伸出手猛地掐住池小雏下巴把他整个脸篡手里,声音危险说:“我记得,某人曾说过他要来首都找我的,你人呢?”

池小雏下巴都快被捏碎了,痛得龇牙咧嘴:“我错了我错了,是我忘记了,可我不是故意的啊,哥哥饶命!”

海兰歌把他恹恹地推开,满脸写满了嫌弃。

池小雏揉揉下巴,嘶了一下:“说起来,这关怎么只有三个人,而且还没有通关底线?是不是降低了难度啊,怎么听上去好像简单了很多。”

这时候,他们所处的白雾里见鬼似得出现了第三个声音,两个人立刻警觉看了过去。

“学长,这里……是哪?”许唯老大一个男的,站在白雾里,一张英俊的脸上脸色很难看。

他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池小雏在看到许唯出现的一瞬间,脸色比他还要难看了起来。

许唯一起进来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他之前在篮球场上打篮球,回去路上就看见池小雏和一个高个子的年轻男子走在一起,看上去像是个外校人员。

他身边的男人个子高挑,身材好到挑不出一丝错的地方,举手投足都贵气十足颇有些气度不凡的样子。而池小雏跟着他表情轻快,神情放松,似乎对这个漂亮的男人很是憧憬喜欢。

出于池小雏之前的表现,许唯默不作声地隔了断距离,想看看那个年轻男子长什么样。这么一跟,他就渐渐跟进了黑暗里,与池小雏他们一起被卷入了这片空间之中。

海兰歌看了一眼他,冷漠道:“你认识?”

池小雏:“这是我学弟啊!”

海兰歌平静道:“那这关这么简单有解释了。是他跟着进来拉低了难度,我俩在带他过新手淘汰关。我们的新手关,也很容易,通关条件很单一。”

池小雏伸手用力拉扯面部肌肉做名画呐喊状:“哪里容易了,我觉得一直都很难啊。这可怎么办,是我们连累他了。”

许唯一脸苍白:“小雏。”

池小雏立即过去:“我来给你解释说明一下,你先别怕,冷静下来听我讲……”

海兰歌立刻转头:“你叫他什么?”

许唯看了一眼海兰歌,别过脸只看池小雏:“好,我听你的。”

海兰歌面无表情,轻轻眯了一下眼睛。

池小雏快速把无尽空间的事情,许唯一开始脸上还全是震惊,到后面越听表情就变成了空白。

池小雏:“虽然这一切的确是很难理解,但是……但是……你要挺住啊!”

许唯看着他,忽然说:“你说的无尽空间,通关了会有奖励么?”

池小雏:“啊?什么奖励。”

许唯执着极了,罕见地说了很长一段话:“你的眼睛、你的枪法、你的镇静,和这个无尽空间有关么?”

池小雏实话实说:“哦,那倒没有,我是天生的啊。”

许唯的表情一下子黯淡下来,他有点失落。但随即又想到如果那些东西都是通过外力可以获取得来的,那他对那场比赛结果的执着也就变得一文不值了。

许唯的表情恢复原状,看着池小雏:“嗯。”

海兰歌看着他们,转过了眼睛一言不发地继续往前走。

池小雏:“?”

他连忙跟了上去:“等等我。”

海兰歌步伐不分快慢,不在意他跟不跟着自己,高傲到完全看不见身边有没有人。

他天生生得高冷且美丽,当目中无人的时候就像是多冰霜凝成的玫瑰被关在了无空气的玻璃罩子里。别人只能垂涎在外面空看着,它独自美丽别人碰都碰不到。

这样的他池小雏还是有点怕的。但怕也要跟着,要不跟着或许就真的没了。

渐渐地白雾消散,前方出现了场景。

前方的是一个日式的古老和风建筑,房子低矮又平实,并不是那种高门大院,反倒是看上去像个普通的小民居。从围墙里还有一些带着硫磺气息的水雾飘出来,看起来院子里面好像是有温泉。

池小雏三人来到门口,发现居然有块木头招牌。上面写着一行字:“纯子温泉民宿”。

池小雏:“哇哦。”

这场景看上去好温馨啊。

池小雏左右看了一下,发现能进去的地方就这间带院子的民宿。

门口铃铛叮铃一响,出来了一位穿着和服的妇人。她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只是脸色苍白得像是涂了□□,眼眶下有很黑的黑眼圈,整个人憔悴地就像是画里的纸片。

她看了一眼三人,声音凄清地拉长:”你们是来住店的么……”

海兰歌:“是。”

那个妇人看了一眼海兰歌:“我们店很小,只有一间单人客房,和一间双人大床房。你们三个想怎么住?”

海兰歌:“我独自……”

许唯:“我和小雏住。”

海兰歌轻轻撇了一眼,眼神变得寒冷且危险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