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百华庄 > 第三十二章:倾囊相授——指钓鱼
 
  “在传授你‘太公钓’之前,有三件事我必须先告知你。”

  坐在与昨日相同的位置,吴暗同莺莺对坐,满脸的认真。

  莺莺见状,也郑重的点了点头。

  “第一,‘太公钓’严格意义上来说并非武学,虽然一法通万法通,你若真修得‘太公钓’对习武肯定大有裨益,但我既不敢保证能教会你,也不敢保证你在学会后又能领悟多少。

  这点我一定要跟你说清。”

  “姐夫我明白的,不管是习武还是别的,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若真没这个天资也没这个能耐的话,那也是我的选择,怨不得别人。”

  莺莺这一本正经的模样让吴暗有点不适应,但没办法,谁让她正在兴头上呢~这几天只能由她去了吧~!

  “好吧,那我就说第二点。

  这‘太公钓’的修炼绝非朝夕可至,我曾教过两人,其中一人武学天资与你不相上下,可却十年未能得其法门,而另一人领悟‘太公钓’却仅仅只用了一个月…这靠的是天资与机缘,莺莺你若实在没有进展的话还是尽早放弃吧。”

  莺莺闻言低头不语,看她这副模样恐怕是不打算点头了……

  吴暗见状只能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好吧,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我也不多说了。

  最后一点,修习‘太公钓’需要的心性与精力绝非寻常,你若要开始修炼,那就必须断绝杂念,在你大成或放弃继续修习之前不许拜他人为师修习他法!

  明白吗?”

  其实这条完全是自己出于私心设下的约束,但听到这条要求,莺莺倒是没多做什么考虑便点头了——虽然她没能正式拜吴暗为师,但在江湖中拜师学艺后去学他法本来就是大逆不道的事,在自己下决心要学那门玄妙的“太公钓”时她早已有了觉悟。

  “姐夫,我明白了,请你传授我‘太公钓’!”

  ——————

  何谓“太公钓”?

  只是个小把戏而已~

  如何让鱼愿者上钩?

  很简单,视天地为棋局,以丝为指,以鱼为棋,洞察全局而已不可查之力诱导其落入圈套。

  这并不是什么武学,而是仙法——“太公钓”就是阴阳纵横法的入门式的延伸。

  当年自己在鬼谷修炼,日复一日的同鬼谷子交流知识听闻他的传道,但即便他再怎么教,自己也只能对他所说的那些“灵气”、“灵炁”、“大道”听个云里雾里。

  于是乎有一段时间自己干脆放弃了修炼泡在河边去钓鱼,无意间在偷懒时便领悟出了阴阳纵横法的雏形——其本质便是以自己的尺度(阴阳纵横)观察并解析周遭这片小天地,然后隐去自身存在化明为暗,最终以极其微小的力来操纵这方天地中的棋子。

  即便现已失去了灵炁,但其技法的本质却未收到影响,而表现在“太公钓”上便是如下三步:

  第一步,先静下心来观察周围环境,以手去感知水温水流,并根据鱼的行动来推演其习性,在内心构筑出“棋局”——这一步骤能否领悟直接就决定了一个人有没有修行此法的资质,同时也是自己最担心的那一步。

  如果莺莺通过了这一步,那接下来融入自然所需要的调整呼吸、放缓行动或许对她来说反倒不怎么困难,但是要想彻底与这方天地融为一体成功“执子”,那光如此是还远远不够的,能否抛去杂念心如止水将会成为她的第二道坎。

  若是“布棋”“执子”皆已掌握,那修行也就成了大半,哪怕最后莺莺没那个天分修得最后一步,她心境上的提升也足以给她的武艺带来质变。

  而最后一步该如何以蚕丝为引施以巧劲来“操纵棋局”…这就真的是需要时间与天赋并行的了……

  如果莺莺真能过此三关习得“太公钓”,那她事实上已经同当年的阿福一样触及了仙法的法门,到那时,自己将会作为师傅将仙法倾囊相授,让她传承自己的衣钵。

  ——————

  “盘腿静坐…放开所有的想法与执念…感受这片天地…感受天地间的万物……”

  吴暗言传身教指引着莺莺打坐调整呼吸,指引着她放开杂念去细品这片小天地……

  “很好…睁开双眼…把右手放入水中…感受这方鱼儿们生活的流水…观察鱼儿们的动向……思考…你若为鱼…将往何处……”

  “……若手泡水过久变得迟钝,那就换只手……若双手皆需恢复,那便抱于怀中静心观此天地……”

  吴暗一边指点着莺莺调整心境进入状态,一边展示着自己那更为娴熟的“太公钓”给她增加信心。

  直至中午时分,莺莺已经是一副意犹未尽若有所悟的模样了,这让吴暗不由得佩服起她的天资来……或许有朝一日她真的能继承阴阳纵横法也说不定……

  “好了,起身了~我们该回去吃饭了~”

  “姐夫我不饿,你先回去吧~我觉得我抓住了什么要领,我再修炼一会多想想~”

  要是换做别的师傅见到弟子如此废寝忘食恐怕会大为欣慰吧…但吴暗可不是普通的师傅啊~

  “想什么想?该吃饭就去吃饭~!

  你现在能进状态你下午就进不了状态吗?要是出了状态就再也抓不到你现在所说的‘要领’,那就证明它根本就无所谓~!你现在连根基都还没打好呢,哪有可能就突发奇想一朝顿悟啊?

  还有,如果有不理解的地方能描述出来的就直接问我~!而需要用心领会的,那等缘分到了自然就会领会的~‘太公钓’的玄奥可不是你不吃一餐饭挠挠头就能想明白的,该吃饭就吃饭,吃完饭你还要睡午觉呢~”

  “……”

  “哈~你也还真是倔……

  听好了,太公钓难的可不是这么一上午的修炼,而是日后不知需要多久的漫长领悟~!想要坚持下去,就要先规律自己的作息确保身体健康,然后再给自己心中定下一个准则,从此以后不管寒来暑往你便以此坚定的走下去,让修行化为你日常的一部分。

  就像你每天早起都会修炼的白煞枪一样~!”

  听闻此言,莺莺终于也不再执拗,起身拍了拍有些发麻的腿,抓住吴暗伸过来的手,同他一起踏上了回家路……而这一幕则落入了在远方守望的某个黑衣人眼中。

  ——————

  时隔三日,蒙青虬寻思着也差不多该来接女儿回家了,然而来到百华庄向海棠一打听却听说了不得了的事——自己女儿居然想要拜那个吴暗为师?!

  对于吴暗的实力蒙青虬没有丝毫的怀疑,但他是否有资格担任自己女儿的师傅就又是另一回事了…具先祖所述,此人不光神功盖世,本身还十分善于把控人心精于心计,而莺莺却又恰恰是个莽撞的野丫头…若他对其有什么不轨之意,恐怕不需三言两语她便会落入圈套……哪怕他是海棠的夫君,自己也必须提防着他。

  听闻两人正独处于河边钓鱼练什么自己听都没听说过的“太公钓”,蒙青虬二话不说便赶了过去,然后…便看见了在吴暗指导下心平气和静心打坐的莺莺……

  每次莺莺见到自己都是二话不说面露凶相,若自己在家她更是会不愿呆在家中野出门去,自己偶尔能见到她如此安静祥和的面容也仅仅只有她午睡时……

  见此情形,蒙青虬便不忍上去打破了…他藏起身形运转功力悄声倾听吴暗的指点授业,但为的并不是偷师学艺…他只怕吴暗以授业为由给女儿灌输些歪道理。

  蒙青虬的担心合理合乎,但即便偷听了两个时辰,他也没听见吴暗有任何一句不妥的发言……难道他真的只是想当莺莺师傅?

  正当蒙青虬拿捏不定之时,他听见了吴暗最后那段话……

  沉默…然后确信。

  最后转身离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