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备胎他人设崩了[快穿] > 第200章 暴君的救赎人设崩了
 
目之所及, 皆是熟悉的陈设。

床榻前的屏风,是程沐筠闲着无聊时画的一幅山水图。

万俟疑在上面提了字,又做成屏风, 摆在了床前。说来有意思的是,万俟疑的字迹和程沐筠如出一辙。

当初万俟疑自卑于自己写字难看,之后便找程沐筠要字帖,给了他好几本都不满意。

后来程沐筠烦了,把自己闲暇时默写的佛经扔了过去。

佛经还是来自纪长淮那个世界, 他当时想着万俟疑这人戾气太重,身上还有黑龙精血,没事还是抄抄佛经比较好。

只是,佛经清心静气的效果没看到,万俟疑的字倒是练得和他一模一样。

程沐筠的目光, 一一确认周遭之后, 最后落在了万俟疑身上。

他还是觉得有些恍惚,怔怔看着眼前有几分陌生的人, 一时之间, 不知该说些什么。

万俟疑见状, 又轻轻笑了一下,脸上黑色的纹路微微一动。

程沐筠这才发现, 万俟疑脸上居然是又黑色纹路的, 在他眼中,这黑色纹路有或者是没有,区别不大。

只是万俟疑进入玉佩中时, 总是会化去脸上的纹路,今天这又是怎么了?

“好了,我去给你倒杯水。”他并不立刻解答程沐筠的疑惑, 而是起身立刻床前。

就在此时,系统忽然开口了,语气震惊无比。

“小竹子,我,我,我,告诉你一个不知道是好是坏的消息。”

它似乎受到极大的冲击,震惊地说话都结巴了。

从刚才的种种不对劲,就让程沐筠升起些不详的预感来,此时听到系统无比震惊的语气,默默深呼吸一口。

大不了就是进度条灰了,大不了就是重生,他程沐筠什么场面没见过啊,冷静冷静。

做好心理建设后,程沐筠才说:“说吧。”

系统:“进度条已经70了。”

“什么!”

千算万算,程沐筠都没想过这个可能性,“怎么可能?”

系统也不多说废话,直接打开了进度条,让事实说服程沐筠。果然,进度条已经满了大半。

系统小声道:“从好的方面想,到了70以后,你就不需做些什么,只要端稳人设就可以顺利修复了?”

程沐筠喃喃道:“可我从头到尾也没有做些什么啊……”

系统反应过来,“说来也是,这进度条,不会坏了吧?我先去检查一下代码看看。”

程沐筠木木地坐在床上,心中思绪杂乱。

进入这个世界之后,他的确是不想操心太多,想看看这种不符合逻辑的设定在没有他参与的情况下会发展成怎样。

但却没有想到,这进度条会一路狂奔到这个地步。

方才的种种不对劲再次浮现出来,没有完成关键剧情点的话,怎么可能进度条达到70。

那便只剩下一个可能性,他睡了不止一夜?

他微微皱眉,还是能清晰的回忆起入睡之前自己做的事情,不像是因为神魂虚弱导致的沉睡。

那罪魁祸首只会是……

程沐筠抬头,对上了恰好走进来的万俟疑。

万俟疑神态自然,看不出任何异样,除去气质之外,整个人长相并没有太大变化。

大陆之上,修习武道之人的寿命都很长,能活一百四五十岁,二三十岁皆是青壮年时期,自然相貌不会有什么变化。

万俟疑在一旁坐下,自然而然地揽过程沐筠就要喂水。

程沐筠皱眉,“你这是干什么。”他抬手去接杯子,入手时却手指一软,竟是没有捏稳杯子。

万俟疑动作极快,手一伸,那杯子便稳稳落在他掌心,只溅出来些许水渍。

“前辈,还是我喂您喝水吧。”

他停顿片刻,“毕竟,您是我如师如父般的存在,这都是应当的。”

“……”程沐筠不再坚持,低头喝完一杯水,这才揉了揉眉心,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万俟疑道:“子时。”

程沐筠皱眉,“你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果然还是瞒不过你,现在,是十年之后。”万俟疑轻描淡写道,“如今西域已定,南疆已平,待到踏平东泽之后,天下便在我掌握之中。”

果然,不止一夜,而是十年。

万俟疑凑过来,扶了程沐筠一把,“前辈,要不要到外面去转一转?”

程沐筠更加不解,到外面转一转,玉佩之中他无比熟悉,又何来到外面转一转一说。

万俟疑道:“你现在,并非是在玉佩之中,而是玉佩外面。”

“怎么会?”程沐筠感受片刻,道,“这身体很弱。”

“嗯,是我还不够强。”

万俟疑微微弯腰,似乎打开了床榻下的某个暗格,自其中拿出一样东西放到程沐筠手上。

竟然是一尊玉雕娃娃。

那尊傀儡娃娃不是坏了吗?程沐筠满心疑惑,定睛一看,才发现这并非是用坏的那个玉雕娃娃。

他手上的这尊娃娃雕工有些粗糙,线条也不够流畅,看起来像是初学者的手笔。

“这是我亲手雕刻的,按着当初你留下来那尊破损的玉雕娃娃仿制而成,试了很多次,才得了这么几个可用的,不过没事,我会做得越来越好的。”

程沐筠:“这玉,你是从何得来?”

“南疆,我在那处发现了一条玉矿,灵气充沛,便想到了当初你寄身其上的玉雕娃娃。”

“你拿下南疆,是因为这个?”

在上一次的经历中,万俟疑并未刻意去拿下南疆的领土。南疆风土人情于其他地域相差很大,且从未有过国家的形态,皆以部落存在,占领此处意义不大。

“嗯。不拿下南疆,那些部落不会允许我派人大肆开采。”

“……”程沐筠不知心中作何感想。

当初经历的那一次,可没有什么玉胎之事。万俟疑一心只有先统一整片大陆,稳定江山之后,便有时间慢慢替他寻找合适的身体。

如今,他什么都没有做,一觉醒来,剧本之中的重要剧情点,玉胎就这么完成了?

他皱眉,直接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何会沉睡这么久,又怎么会离开玉佩,只能寄身于这傀儡娃娃之中。”

万俟疑睫毛微微一动,忽然抱了过来,“前辈,你忽然,忽然就没了回应,沉睡在玉佩之中无法醒来。”

他的脸埋在程沐筠颈侧,看不见表情,语气中全是怅然和惶恐,“我以为,这世上又剩下我孤零零一人,我很害怕。”

程沐筠抬手,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

系统终于忍不住了,吐槽道:“小竹子,你千万不要上当,你昏睡十有八九就是他搞的鬼。”

程沐筠:“你都猜到了的事情,我能没猜到吗?”

系统怒了,“那,那你还不戳穿这朵黑心莲,还安慰他,还抱抱他!”

程沐筠莫名其妙,“你在气什么?”

“他骗你啊。”

“你看看进度条,然后再想想我为什么不戳穿他,能躺着收获进度条,我为什么要戳穿他呢?”

程沐筠停顿一下,“难道你希望我又搞点什么骚操作?”

“倒也不必,我就是觉得,不太爽而已。”系统小声哔哔,又骂了一句,“绿茶黑心莲,哼。”

程沐筠不搭理系统,而是任凭万俟疑抱着自己许久,待到对方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才轻轻推开,“好了,你方才不是说要带我出去看看吗?”

万俟疑抬头,心知程沐筠这是不准备追究了,欣然点头,“好。”

两人一路出了寝殿,万俟疑温声解释,“这处宫殿,是我按照玉佩之中你的住处新造的,这样你醒来之后,不会觉得陌生。”

程沐筠点头,“有心了。”

得了他的夸奖,万俟疑笑了一下。

才到门外,程沐筠就感觉到腰身被揽住,然后便是腾空飞起,被万俟疑带着落到了王宫之中最高的建筑之上。

整城风光,皆收于眼底。

程沐筠一看便发现了不对,问:“这是什么地方?”

眼前所见之地,明显不是北川国那荒芜的都城。此处繁华异常,四处繁花似锦。

万俟疑答得自然,“迁都了。此前都城位置太过靠近北方,不利于治理整片大陆。”

他停顿一下,“你可记得,当初我逃出东泽之时,你说过这里很漂亮。”

“这里,是安陵城?”

“嗯。”

程沐筠整个人都震惊了,这安陵城是东泽国重镇,如今已经成为了北川都城。

这进度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快。

他无需发问,万俟疑就知晓他心中疑问,道:“如今东泽国的疆域,只余下不足一半,苟延残喘罢了。”

程沐筠:“……”

所以,现在剧情已经一路狂奔到了东泽即将灭国,陶宁即将被挂城楼了吗?

想到这里时,他问了一句,“陶宁呢?”

万俟疑:“回东泽了。”

“回?”

程沐筠觉得他这个用词有些奇怪,

“或者说,是被骗回东泽了,无妨。”万俟疑道,“最合适你的身体,快找到了,再等等。”

听到这里,程沐筠已经确认了时间点,正是上一次世界线崩溃之前不久。

“玉佩呢?”程沐筠又问。

“自然是被陶宁那个叛徒偷走了。”万俟疑抬手抚了抚程沐筠的侧脸,“如果不是那日运气好,我将你神魂移到傀儡娃娃中试试效果……”

程沐筠:“……”

所以说,当初不是万俟疑把玉佩送给了陶宁,而是陶宁偷了玉佩?

如果当初陶宁没有自爆,两人都脱险了的话。以万俟疑的性格,估计也是要把陶宁剥皮抽筋,挂在城头示众的。

到那个时候,这世界还是得崩。

程沐筠叹了口气,“系统,看吧,这个世界的崩溃,果然跟我没有任何关系,都是设定不符合逻辑的错。”

系统:“其实,我也这么觉得。”

作者有话要说:  两百章了,抽个奖吧,订阅率100的抽一百个,后天开奖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