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男人三十李新年顾红 > 第1129章 特殊日子
 
范先河对李新年突然不请自来确实有点惊讶,不过,他显然有点等不住了,说道:“如果你再不露面的话我只要派人去请你了。”

李新年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拿出烟来递给范先河一支,可被拒绝了,只好自己点上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说道:“家燕已经向我传达了口信,只是手头有点事确实放不下。”

范先河拿出自己的烟点上一支,微微点点头,盯着李新年说道:“倒是可以理解,光是那座金矿就够你忙活的了。”

李新年摆摆手,说道:“跟金矿没关系,我还不至于为了一座传说中的金矿瞎忙活。”顿了一下,盯着范先河问道:“怎么?难道你现在还把我看做是杀害王胜的凶手?”

范先河一脸严肃地点点头,说道:“起码你还没有摆脱嫌疑,虽然我的职业本能告诉我你不大可能杀王胜,但从目前为止我们掌握的证人证词来看,你仍然是最大的嫌疑人。”

“王胜老婆的证词?”李新年问道。

范先河点点头,说道:“我们让预审科最有经验的人对王胜的老婆于凤进行了多轮讯问,可以说是软硬兼施。

但她所有的证词都如出一辙,一口咬定你在宁安市的一栋四合院中见过他们夫妻两,并且亲自听见你威胁了王胜,这对于一个村妇来说有点不可思议,除非她说的是实情。”

李新年哼了一声道:“可据我的了解,王胜的老婆并不是什么胆小怕事的村妇,实际上她和王胜之间就是潘金莲和武大郎的故事。”

“但这并不能改变西门庆的犯罪事实。”范先河说道。

李新年楞了一下,随即干笑道:“范局,这个比喻不太贴切吧?难道你还怀疑我跟于凤有一腿?”

范先河没有理会李新年的话,盯着他问道:“你仔细想想,今年八月二十二号你在什么地方,整天都干了什么事,我查了一下,这天是星期天。

我相信你应该能回想起来并且找到相应的证人吧?当然,证人最好不是家里的亲属或者跟你有重大利益关系的人。”

李新年眯着眼睛极力回想了一下,说道:“你突然这么一问,我还真想不起来,不过,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让公司的人帮我回忆一下。”

范先河严肃道:“当然有必要,因为就是这一天你在一栋四合院里见过王胜夫妻,并且还给了王胜无十万块钱。

我们已经查过了,于凤的一张银行卡证明这笔钱确实存在,而这笔钱远远超出了他们夫妻的经济条件。”

李新年哼了一声道:“这笔钱应该是王胜夫妻被人收买来陷害我的证据,这件事本来就是一个圈套。”

范先河摆摆手说道:“这只能是你的猜测,你并没有证据,可于凤的证词证明这笔钱是你给的。

你还是想想八月二十二号你究竟在什么地方,如果有确凿证据证明你没时间见王胜夫妻的话,我们可以省去不少程序。”

李新年仰着脑袋想了半天,最后说道:“既然是个星期天,我有可能在家,也有可能在办公室,你等等,我打几个电话问问。”

范先河站起身来说道:“我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希望你最好能回忆起来,等一会儿于凤要当面来指认你。”说完,走出了办公室。

李新年呆呆楞了一会儿,然后拨通了妙兰的手机,气哼哼地说道:“妈的,见鬼了,你赶紧帮我想想,八月二十二号这天我在什么地方,都干过些什么?”

妙兰狐疑道:“啥意思啊。”

李新年不耐烦道:“你别管啥意思,能不能想起来?”

妙兰迟疑了一会儿,低声道:“怎么回事?谁在打听这件事?难道有人知道我们那点干的事情了?”

李新年一愣,疑惑道:“那天我们干了什么?”

妙兰小声道:“哎呀,你怎么不记得了?那天晚上咱们两个人去东风机械厂家属院转运那批货物呢。”

李新年怔怔楞了一会儿,随即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心里不禁一阵莫名的紧张,虽然范先河调查的事情跟那批货物毫无关系,可这种巧合让他不禁有点做贼心虚。

“我不是说晚上,我是说白天,中午到下午那段时间。”李新年急忙分辨道。

妙兰说道:“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办公室啊,对了,那天秦时月不是去过办公室找你吗?她走以后你去处理你干儿子的事情,后来晚上咱们又在办公室碰头……”

其实李新年听妙兰提起八月二十二号那天晚上干的见不得人的事情,顿时什么都想起来了,不过,还是有点不放心,问道:“你确定那是八月二十二号、星期天?”

妙兰嗔道:“当然确定,哎呀,究竟怎么回事?”

李新年急忙道:“你别想太多,我只是随便问问。”

说完,急忙挂断了手机,然后坐在那里怔怔发呆,随即好像觉得有点好笑,摸出一支烟点上,心里嘟囔道:

“妈的,那天还真发生了不少事情,并且几乎都见不得人,算得上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只不过跟死鬼王胜和他老婆却风马牛不相及。”

范先河推门走了进来,并且身后还跟着两个警察,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李新年猜测今天自己如果不能说清楚八月二十二号那天的行踪的话,今天说不定出不了县公安局呢。

“想起来了吗?”范先河问道。

李新年点点头,说道:“万幸,我的一个员工把我那天的行踪记的很清楚,并且还有证人。”

范先河一脸狐疑的样子,冲一名警察点点头,说道:“做记录吧。”

李新年惊讶道:“难道你是在审问我吗?”

范先河点点头,说道:“随你怎么说,既然于凤明确指证你八月二十二号在宁安市见过他们夫妻两,那我们就必须把这个细节调查清楚。”

顿了一下,问道:“李新年,今年八月二十二号那天你在什么地方?”

李新年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不清楚范先河这是在装装样子,还是来真的,迟疑了一下,还是正色说道:“我就在宁安市。”

范先河看看面前的一个小本子说道:“你记得那天中午一点钟以后下午四点钟之前都在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

李新年不假思索地说道:“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办公室,哪儿也没去。”

“有证人吗?”范先河问道。

李新年点点头,说道:“有证人。”

范先河盯着李新年注视了一会儿,说道:“证人值得我们信任吗?”

李新年干笑道:“那就需要你们自己做判断了,我个人认为没问题。”

“证人是什么人?你公司的员工吗?”范先河问道。

李新年缓缓摇摇头,说道:“我觉得这个人比公司的员工更值得你们信任,实际上她是一名警察,那天下午她正好去我的办公室谈点事。”

范先河一脸惊讶的样子,迟疑道:“这个警察叫什么名字?”

李新年带点嘲讽的干笑道:“这个警察你也很熟悉,名叫秦时月。”

范先河一愣,顿时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