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缘文学 > 葬剑种田 > 第八十六章:歪锐顾的
 
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生,宁信的选择的是:“来吧,算劳资倒霉,少活三千年就少活三千年,少活三千年比受受一辈子窝囊气要舒服多了,天道?从仙,就是逆天!”

“行,可以的老信”好死不如赖活着,宁信的选择王二土觉得不理智,但由衷的表示欣赏

剑道六.赌命!

王二土施法以宁信两成寿元为代价给宁信复原体魄和元魂,基本都可以算一次小重生了。

王二土施法很快,效果也很好,一分钟宁信体魄和元魂状态就变回了正常,也不再继续开裂,就是两成的命没了,这点着实可惜。

“好了,可以回魂了”王二土对话宁信:“以后再修炼,别练我说的那些禁忌,再一没有再二,再二你叫我爹我都不救你,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宁信双魂回到肉身,醒来,两成的寿元没了,宁信已经是怕了,郑重的向王二土保证:“不会了不会了,二土你放心。”

“给我培育器,你说的啊,不收钱!”王二土不忘此行来的目的,是为了买助莲子发芽的培育器,救宁信是顺手而为。

“是,不收钱,等着啊,东西我货架上没摆,我记得三楼仓库有,我这就去给你拿。”宁信说罢就上楼,走时还不忘招呼一下正在货架清点商品的吕一真:“媳妇儿,我上楼帮二土拿个东西,我不在,你看一下店。”

吕一真:“去吧去吧!”

审月:“老信,我的阵呢?”

“你的事一会儿再说。”宁信回审月,宁信现在正忙着去给王二土找种子培育器,给了审月答复,让其再等一会,宁信快步上楼不见人影

“什么情况?和我说说,也许我可以帮你呢?”审月的事,王二土表示好奇

“..................”就是沉默,和王二土,审月不想说

“说啊你,宁信你讲得,我,你就讲不得了?”王二土也是觉得好笑,催促审月快讲

“你能帮我?你怎么帮我?和女朋友分手了怎么复合你教我啊?”不说是审月觉得王二土不懂,王二土一个剑痴,感情这种事,哪里能懂

“就这?这不很简单吗!”审月猜错了,感情上的事,王二土还真懂,要不然也做不到家庭和睦,子敬父,妻敬夫。

“那你说啊!”审月是不相信,但有人提供观点总好过自己一个人想,集思广义。

王二土,根据自己5000年百来次混迹情场的专业经验,以一个过来人的角度给予审月建议:“爱情中难免会有些磕磕绊绊,对于有些女生而言吵闹之后的分手只不过是想你多哄哄她,那什么情况是她的小女人心理作祟,什么情况又是她真的心死、已无爱了呢?首先,你得分辨清楚对方是真想分手还是赌气假分手。”

审月:“嗯~”

王二土:“恋爱中的人是幸福的,但不是所有的恋情都能长久,世间最悲哀的不是未能走到一起 ,而是“ 曾经拥有"。一段爱情抽丝剥茧般脱离自己,当彻底醒悟过来才追悔莫及。一段失去的爱情还能找回来吗?”

审月:“我不知道,我现在感觉好痛苦,我离她越近她离我越远,甚至越讨厌我

爱而不不得,也是种病,心病,听审月说,王二土了解,回应:“这得看你的诚意和方向,在这里 ,诚意指的是你挽回的意愿有多少。意愿强烈很好,审月,这说明你很爱你的女孩,但光有诚意和毅力是不够的,死缠烂打,可收效甚微,甚至起反作用,你再这样会彻底葬送挽回感情的最后希望。”

不听不要紧,一听很得劲,行家一出手,便知也没有,审月被王二土震惊了,说的头头是道的,够专业,审月原本无所谓的心情也变得认真起来:“二土,你教我!”

  王二土继续说:“挽回只有一种可能,你的女孩对你是假分手还是真死心,假分手是嘴上说分手,但她总会让你找到她,哄过、陪过之后,她依然是那个小鸟依人的小女人;真分手,你第一时间就会进入她的黑名单,从此天涯陌路。”

“假分手,虽然分手但还是会和你吵闹,翻你的旧账,数落你的不是,该道歉就道歉,该保证就保证,气消了你的宝贝也就回来了;真分手,她不会再听你啰嗦,你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假分手只对你讲,这是对你最严重的警告:我很生气,不要再惹我了哦!真分手,朋友们会一一来联系询问,周围的朋友人尽皆知,已无法收场。”

真假分手,审月不加思索回答:“假的,我知道她还爱我!”

“哦,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那还有复合的可能。”

“二土你就别卖关子了,你就直说吧,我要怎么做!”

“附耳过来。”

光明正大偷听的吕一真:“干嘛还说悄悄话啊,我也听听!”

王二土:“男子之间的悄悄话,女人听不得”

“切,没意思,我才不想听呢!”吕一真口不对心,其实王二土说的话题,吕一真很感兴趣,但碍于面子又不能直接说,女人是很奇怪的生物,奇怪就奇怪在总是习惯隐藏自己的内心,不让别人知道。

悄悄话,王二土和审月交谈,把方法/论全都教了审月,最后结语:“我说的不一定正确,审月,你就当做一个参考,搞对象是没有任何套路可言的,只有真心换真心,我说的这些都是在教你如何让你正确的把真心展示给你喜欢的女孩子看,你要学会换位思考,你的女孩想要什么,而不是你自以为是的给她什么,明不明白?”

“嗯!”审月点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这就对了,审月,你是聪明人,诶,就你说的那个嘤语,夸人的那句怎么说来着。"

“歪锐顾的(very good/非常棒)!”

“对对对,歪锐顾的(very good/非常棒)!”

“谢谢你,二土。”

“喽三扣(no Thank you/不用谢)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